加強安全與學術自由 紐國大學悄然改變對中態度

0
118
大學課堂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記者文迪編譯報導)據Stuff新聞網報導,在疫情與入境限制背景之下,紐西蘭似乎也在重新審視本國學術界的安全與自由。雖未公開提及,卻已有跡象顯示:紐西蘭大學正悄然轉變對中國(共)的態度。
背景
Covid-19疫情前,紐西蘭國際教育市場價值近$50億。2018年,中國留學生為該市場貢獻約$18億。雖然疫情使得留學生人數銳減,國際教育與合作研究仍是紐西蘭各大學的核心業務。除直接帶來經濟效益,國際教育、學術互動也有助於輸出一個國家的價值觀、鞏固民主紐帶、建立個人與企業間合作關係等。
與此同時,全球質疑中共利用孔子學院進行滲透與宣傳之聲日漸,其主辦方漢辦即被悄然解散。為轉移焦點,中共另設一個非政府機構來負責語言與文化的國際交流。各國大學也趁此與中共教育機構重新制定相關協議。紐西蘭大學於2020年在續簽孔子學院合作條款中,要求增加內容,確保本地大學的學術自由和自主權利、研究與教學的正常進行,以及保障知識產權不受侵犯或被非法利用等。雖然條款內容僅有一段,卻是紐西蘭大學13年來首次正面對中共提出類似要求,因此被認為是學術機構廣泛對中轉變態度的象徵。
有觀點指出,紐西蘭教育機構調整與中共學術合作策略並非偶然:本屆工黨政府也在不同場合釋放出對中共的態度轉變,包括公開指責後者的人權問題與涉及國際網路襲擊事件。
爭議
校園監控本身不是新話題。在越南戰爭時期,紐西蘭政府也曾為防止間諜活動監控過本國大學;然而,中共試圖利用學術關係之便,獲取數據以及軍民兩用技術、建立財務依賴並影響海外民眾的思想,其性質非同一般。就國際學術合作而言,大學被認為是中共政府統戰工作的核心。
去年,坎特伯雷大學中國問題專家Anne-Marie Brady向國會專門委員會提交過一份意見書,內容聚焦紐西蘭與中共軍隊(中國人民解放軍,PLA)在學術和商業機構之間的聯繫。Brady教授列出部分科研成果可被轉換應用於導彈研製,而當時正值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中共核武庫擴大之際。儘管Brady教授的意見書引起巨大爭議,人們在6個月內豁然發現:紐西蘭政府嚴格了敏感科技出口的相關規定;紐西蘭安全情報局(NZSIS)和紐西蘭大學還發布了外國勢力干涉的可信研究指南及相關信息。情報局負責人Rebecca Kitteridge表示:NZSIS一直積極提醒各教育機構加強學術安全防範意識。(相關閱讀:一手拿筆 一手執槍 中共利用紐國技術加速軍事現代化
中紐學術聯結尚未成為被廣泛公開關注的話題,紐西蘭教育機構對此採取謹慎態度。因為作為國家情報機構,NZSIS也不曾公開點名學術威脅來自哪些國家。尤其最近,繼工黨政府公開指責中共支持全球網路襲擊後,兩國關係正處於非常時期。另外,中共歷來也有通過阻斷國內學子部分留學路、以報復對其提出批評的國家的傳統。
回應
目前紐西蘭的學術機構正在重審與中國的關係,併進行更嚴格的風險評估。
據消息人士稱,惠靈頓維多利亞大學(維大,VUW)Robinson研究院因研發敏感科技,決定除履行之前承諾的義務外,切斷與中國的相關聯繫。此外,西安電子科技大學也被認為具高風險,因此維大將不再於其保持積極關係。維大強調其宗旨是:不會讓自己的學術人員參與任何或被用於發展他國軍事科技的項目。據紐西蘭媒體Stuff報導,坎特伯雷大學最近也在近期斷絕了與哈爾濱工業大學的關係包括合作的火箭項目,因為後者被被認為是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高風險大學。
除了擔心學術成果被他國應用於發展軍事,鑒於紐西蘭地區衛生局、證券交易所等此前均遭受網路攻擊,各大學也開始重視保護知識產權的網路問題。另外,紐西蘭媒體此前還曝光過疑中共間諜出現在各大學課堂干擾授課的情況。
教育機構雖未直接承認中共的校園間諜活動,但維多利亞大學校長Grant Guilford表示,紐西蘭學術界對中國、中國人及中共體系的瞭解不亞於本國出口商,因此各大學明確知道國際教育與科研合作存在風險。
另一方面,Guilford呼籲官方出臺明確標準及可對照指南,或比泛泛宣傳「警惕外國勢力滲透」有效。畢竟情報機構直接監控間諜行動,而教育機構更有可能接觸到這些人的家屬包括孩子。不論疫情怎樣改變國際教育領域,教育者的初心不變。Guilford相信,避開敏感科技、維持與中國人及中國學術界的正常關係是可能的。紐西蘭仍將繼續歡迎國際留學生、參與國家間學術合作,在育人的同時向世界展示這個國家的民主、友好、進步。提高社會包容度,才能更好的避免爭端與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