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飯門」背後的霸道女生

0
324

【塞外閒人】

這幾天,中國各地不約而同地開始了燒烤模式,高溫指數一路狂飆。不過好在,從6月18日開始,高溫將有所緩解,進入中場休息。氣象意義上的高溫將暫停,但有一種熱搜的溫度似乎熱得根本停不下來,可以說是一個接著一個,有網友將這些熱搜事件逐一匯總之後起了個名字,曰:霸道女生。

先是川大女生發小作文詆毀民工大叔,然後北京政法職業學院的校園霸凌事件;這兩件事情的餘波尚未平息,6月11日,在杭州和成都的地鐵站也上演了類似廣州地鐵站的劇情;成都的何先生在6月11日乘坐地鐵時,被兩名女子錯誤的指責其鞋上反射出的綠光是攝像頭,並將其誤以為正在偷拍。經過警察的調查,他的清白得以證明,並沒有攝像頭存在。媒體在6月13日對此進行了核實,何先生並未接受那兩名女士的道歉,而是選擇對她們提起法律訴訟。

在杭州也發生了類似的事件,一位杭州師大的男研究生在街上看手機時被一位年輕女士誤認為正在跟蹤她並偷拍。然而事實上,他只是在看手機上導師的照片。爭論在發生後,男研究生氣憤地問那位女士「你叫什麼名字」,而女士則反問他「你為什麼這麼凶」。

然而,這個事件後來發生了反轉。自稱是那位女士家屬的人發布了一篇文章,稱視頻中的男研究生之前多次騷擾該女士,女士已經多次向學校輔導員進行了反映。6月13日下午,女士在打電話時突然發現男生離自己非常近(約50厘米),因此被嚇到並警告了男生。隨後因為恐懼,她才會說出「認錯人了」。該家屬還發布了4月份女士和輔導員的聊天記錄。然而媒體記者從學校保衛處得知,這是一場誤會,雙方已經和解。

不得不說,這些天的大瓜不僅保熟,而且驚天動地,一個接一個,把吃瓜群眾吃得幾乎到了消化不良的程度,不過就在這些瓜還沒完全消化的時候,又一個大瓜出現了,這個瓜和之前的校園霸凌事件幾乎別無二致,唯一的不同就是地點由北京轉到了天津。

天津大學一男生與兩名好友正在食堂內就餐。過程中討論起關於貓的話題,爆料男子說:「貓很可愛啊,以後想養一隻貓。」身穿白衣服的朋友聽到後說了一句:「可是貓屎真的很臭。」

按說這件事情本來很正常,包括貓在內的動物糞便臭是眾所周知的常識,但接下來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一名女生聽到「貓屎很臭」這句話後,拿著自己手中的烤鴨飯逕直走來,一下將飯菜全部扣在該男生頭上,隨後轉身離去。

反應過來的三位男生迅速追了上去討要說法,沒想到女生非但沒有認錯,甚至在交談的過程中扇了其中一位男生一巴掌。而且還出言侮辱白衣服男生「不僅長得醜,說話也噁心」。

該女生認為三位男生有侮辱小動物的嫌疑,損害了小動物的聲譽。這可真實離譜的家長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爆料男生隨後在自己的社交平臺分享了今天的「奇遇」,並配文「這個女生現在開始胡攪蠻纏了,誰能夠幫幫我啊!」

網友們看到三人的遭遇後,也是異常憤怒,紛紛表示三人應該報警處理。在網友們的建議下,三人最終撥通了報警電話。待警方到了現場找到涉事女生的時候,該女生態度依舊蠻橫,不僅不道歉,還與警方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最後試圖逃跑。

在被警方再次控制後,該女生便翹著二郎腿坐在凳子上,一副高高在上、愛咋咋地的樣子。後經警方調解,決定涉事女生給三位男生賠償人民幣300元,並賠禮道歉。

男生們也適可而止,大度一些不要得理不饒人。聽到警方這麼說,三名男生也沒有過多糾纏,答應了警方達成和解。

對於這種調解,小編只能無奈地表示呵呵。

不妨做個假設,如果身份互換,被扣飯和打耳光的是女生,警察還會這樣處理嗎?學校還是這樣態度嗎?換句話說,如果過兩天男人也按此套餐給女生來一套,也是罰300完事嗎?

對於這個問題,小編只能說,你品,你細品。

都說法律不外乎人情,但這起事件已經不止是法律問題那麼簡單,要從三個層面來進行解構。

而第一個層面自然非女權莫屬。

女權源自西方,譯文理解成一個主要以女性經驗為來源與動機的社會倫理與政治運動。女性主義——Feminism一詞,最早出法國,意味著婦女解放,後傳到英美,逐漸流行起來。五四時,傳到中國,定為女權主義。在西方,最初是指追求男女平等,首先是爭取選舉權。20世紀20~30年代,西方國家的婦女,基本上都爭取到平等的政治權利,但在社會生活與人們的觀念中,仍與男子不平等。女權主義者開始認識到,這其中有一個性別關係,性別權力的問題,所以女權運動就變為分析男女為何不平等,男女的權力架構,強調性別分析。也認識到,先講女權是不行的,也要講性別分析。從女權主義-女性主義並沒有本質的區別,而是認識的加深。在中國國內多用主義,用性別研究兩性權力有深層次的意義,而且用女性主義也容易讓人們接受。女性主義是理論與實踐的結合,是一種男女平等的信念和意識形態,旨在反對包括性別歧視在內的一切不平等。

追求男女平等本來無可厚非,但是在21世紀的今天,女權已經不是最初追求男女平等那麼簡單,已經成為了一些霸道女生胡作非為的藉口。

再說第二個層面,道德層面。

中國在新文化運動特別是五四運動以來,一大批學者為解放女性奔走吶喊,終於在多年之後,他們的心願變成現實;尊重女性蔚然成風,在全社會已經成為廣泛共識,而「婦女能頂半邊天」更是成為耳熟能詳的口號,女性各方面的地位得到極大提升。

而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總能聽到「女士優先」之類的話,可以說對女性非常優待。

所謂凡事過猶不及,正是由於對於女性的各種優待照顧,被一些女子鑽了空子;開始各種胡作非為,甚至突破法律底線,並且以「女權」來做為自己的保護傘,讓人無可奈何。

於是乎,接二連三的有關於女性的負面事件不斷登上熱搜,比如文章開頭提到的那些事件。

記得多年前,美籍華裔學者趙浩生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對中國女性的印象,他所見到的女性都是粗門大嗓,比男人還男人;並且在文章結尾呼籲:歸來吧,大辮子。

時代發展到今天,中國的一些女性已經突破了趙浩生先生之前的那種印象,表面看似林黛玉,實際上卻是魯智深。至於她們的所作所為,比男性要可怕得多,令諸多男同胞自愧不如。

下面說第三個層面,這個層面準確來說是一種人性之惡,即:我弱我有理。而這種人性之惡的代言人就是北京政法職業學院的那個格子女,她在作惡時說的那句「他是男生,他總不能不讓女生吧」就代表了這種人性之惡。

其實說了這麼多,歸根到底只是一句話,就是孔聖人在兩千多年前說過的「禮樂崩壞」,抑或是數千年禮義人倫詩書典則掃地蕩盡的惡果。

很長時間以來,「三從四德」的道德觀被認為是對女性的一種壓迫,但多年之後,有人調侃三從四德其實是保護男人的,現在看來此言不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