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烏克蘭與俄羅斯有哪些恩恩怨怨?

0
39
人世間的是非曲直,有時很難斷定對錯。但是因果從來不虛,有因必有果。目前全球注目俄烏戰爭,一時群情激昂。歷史上的烏克蘭與俄羅斯曾有過哪些恩恩怨怨?本文試圖通過歷史事實,逐步解讀發生在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的歷史格局。
前蘇聯一直都禁止談論烏克蘭大飢荒
烏克蘭大飢荒,是1932年至1933年,發生在蘇聯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大飢荒。當代學者大多認為,烏克蘭大飢荒是在斯大林農業集體化運動的背景下出現的災難,造成飢荒的原因有自然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人為因素。
1933年6月正值大飢荒最嚴重的時候,烏克蘭每天有幾乎28,000名男女兒童死於飢餓。這片被稱作「歐洲糧倉」的富庶的土地,遭受空前規模的飢荒蹂躪。而這場飢荒是100%的人禍。當時的蘇聯統治者斯大林為了強力推行農業集體化,決心給負隅頑抗的烏克蘭農民一個「他們不會忘記的教訓」,因為他們抵制集體化。而蘇聯的農業集體化,意味著農民必須放棄自己的土地,在政府控制的農場工作。
在烏克蘭和北高加索地區數百萬人死亡的同時,蘇聯卻否認飢荒,並從烏克蘭出口糧食來養活全體人民。在蘇聯瀕臨崩潰之前的50多年裡,蘇聯一直都禁止談論這個問題。烏克蘭大飢荒餓殍滿野,而蘇聯共產黨當局是如何隱瞞真相,讓外界對烏克蘭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的呢?
20世紀40年代中期,一些流亡到北美的烏克蘭僑民,首先提出了30年代初發生在烏克蘭的飢荒問題,才讓世人開始警覺蘇聯在烏克蘭的所作所為。首先,蘇聯在國內強力鎮壓任何提及大飢荒的言論。在大飢荒時期,提及烏克蘭大飢荒是一種犯罪行為,可以被直接送往古拉格勞改營判刑五年。把大飢荒責任推到蘇聯當局身上的蘇聯公民,更加會被判死刑。
1937年的蘇聯人口普查數字明顯低於預期時,人口普查的數據被加密,人口普查的負責官員受到了壓制。蘇聯同時也試圖修改和歪曲人口數據,達到掩蓋人口消失的目的。1939年新一輪人口普查的組織方式誇大了人口數據,以便與斯大林在向蘇共十八大提交的報告中所說的數字相匹配。
從此蘇聯一直不敢進行人口普查,直到1959年才重新開始組織人口普查。當事情終於隱瞞不下去的時候,蘇聯又採取了輕描淡寫的態度。蘇聯當局把烏克蘭飢荒的嚴重程度輕描淡寫成「糧食困難」。把少量的事實混入他們的總體否認姿態之中,加強了欺騙性,因此更難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甚至第一時間便炮製陰謀論,說是有波蘭間諜在烏克蘭從事破壞活動,導致了糧食短缺問題。
當時的蘇聯外交部長利特維諾夫還這樣訓斥來自威爾士的調查記者格拉特・瓊斯:「你看問題必須看得更遠。目前的飢餓是暫時的。在寫書時,你必須有更長遠的視野。我們很難形容這是一場飢荒。」蘇聯官方媒體會猛烈抨擊任何就此發表言論的記者或外國政要,並且大量收買西方左派記者,將他們的批評聲音淹沒在讚美的海洋中。
蘇聯的掩蓋一直延續到20世紀80年代,例如,1983年4月,蘇聯駐加拿大大使館發表聲明,譴責在北美紀念大飢荒50週年紀念時發表的公開聲明是「對蘇聯的誹謗」。蘇聯當局還修建起「模範」村莊,招待來蘇聯考察調查的外國人,使他們相信一切都很好。在「模範村」,當局專門配合帶來物品和食物,使這個村莊看起來很繁榮。外表貧困邋遢的村民被踢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溫飽忠誠的幹部或者民俗藝術表演家。
一旦外國考察者離開,所有這些貨物和帶來的食物都被運走了。一些親蘇左翼西方作家接受了這一套宣傳樣板,並向世界報告了這個虛假的現實。蘇聯當局強烈建議外國記者留在莫斯科,並於1933年正式禁止他們進入烏克蘭和北高加索地區。
不過即使在這項禁令之前,西方記者也只能在蘇聯官員陪同下前往莫斯科以外的地方。如果蘇聯政府認為記者的工作對當局不利,它可能會取消記者簽證。如果他們的報導給蘇聯帶來了積極的影響,記者就可以獲得額外的特權,比如一個豪華的居住地或優先採訪某些關鍵人物。同樣,在蘇聯從事商業行為的西方商人或者技術人員如果保持批判態度,可能會失去與蘇聯國家的商業合同,造成經濟損失。
讀到這裡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蘇聯當局的這些處理方法與今日的中國共產黨處理方法如此相似?其實原因非常簡單,因為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的遺傳基因是完全相同的。
烏克蘭大飢荒的真相在蘇聯解體後被公開提出
70年後,2002年初,烏克蘭政府解密了1000多份有關飢荒的秘密文件。烏克蘭總統庫奇馬簽署法令,將11月22日定為「飢荒紀念日」。烏克蘭前總統尤先科在一次公開講話中說,烏克蘭在這次大飢荒中死亡的人數達到了1,500萬人,飢荒時期烏克蘭失去了四分之一的居民。
這場飢餓竟然如此慘烈!2006年11月25日,烏克蘭各城市下半旗,並在國旗上纏上黑絲帶,向大飢荒的死難者致哀。
俄羅斯結盟史,正式友盡,如今的烏克蘭和俄羅斯宿怨已深,勢如水火,彌合已萬難。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和議會議長莫羅茲主持了大飢荒紀念館的奠基儀式,並在市中心廣場舉行燭光哀悼活動。全烏克蘭的電視臺和電臺停止播放娛樂節目。
結語
這個世界總有一些地方一些事實被選擇性遺忘,因此,牢記真相遠比爭論更重要!飢荒爆發後,蘇聯方面本可遏制事情走向不可控趨勢,然而蘇聯方面卻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導致了烏克蘭大飢荒的惡化,這也令很多人質疑,當時的蘇聯當局是否故意為之。
無論如何,我們很清楚的是,這場災難對於蘇聯內部的民族關係造成了巨大的裂痕,它也直接導致烏克蘭和俄羅斯兩個民族不可能重新復合,使得羅曼諾夫王朝百年來彌合兩族的努力徹底淪為泡影。即便是二戰還是今日,烏克蘭仍因此事對俄羅斯耿耿於懷,並不惜一切代價同俄羅斯進行角力和對抗。
責任編輯:張雲峰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