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一年政論網揭華人議員辭職幕後 兩黨領袖回應:無可奉告

0
507
媒體就Politik文章向兩大黨派求證,現任工黨總理傑辛達阿德恩回應:「我們對是否收到安全部門的簡報不做回應(『不會承認或否認』)」(視訊截圖)
(看中國記者文迪編譯報導)近日,紐西蘭著名政論網站Politik披露:去年兩位華裔議員先後宣布退出政壇,實則是兩大黨派為應對「威脅國家安全」的質疑而做出的精心安排。
爭議與回應
宣布退出政壇前,楊健(Jian Yang)與霍建強(Raymond Huo)分別擔任國家黨和工黨國會議員9年和8年。間隔11天,二者於2020年7月同時請辭。Politik文章作者Richard Harman為熟悉惠靈頓政圈的資深記者,人脈頗廣,消息來源較為可靠。Harman文中揭露:當時外界質疑「兩位華人議員與中共關係匪淺、或損壞紐西蘭國家安全」的輿論甚囂塵上,因此在紐西蘭情報機構向兩大黨派領導人做完簡報後,二人便宣布辭職。
媒體就Politik文章向兩大黨派求證,現任工黨總理傑辛達阿德恩回應:「我們對是否收到安全部門的簡報不做回應(『不會承認或否認』)」;國家黨前任和現任黨魁Todd Muller與Judith Collins也一致表示:對簡報一事無可奉告。
紐西蘭先驅報分析認為:對於中共滲透等敏感性話題,國家黨和工黨即便不能「團結一致」,在回應與做法上也有著心照不宣的高度默契。兩黨對華人議員爭議模棱兩可的態度,讓人無法排除外國情報機構安插間諜在紐西蘭主要黨派、關鍵委員會乃至內閣的可能性。很顯然,國家黨與工黨想通過華人議員吸引華裔移民的選票及相關政商好處;而作為五眼情報網路之一,早有評論認為紐西蘭被北京視為五眼的突破口,把它當成在其他國家運作的試驗場——透過間諜、滲透等活動,擴大中共在世界各國的影響力。
或許通過華人議員的辭職,兩黨算是在「中共間諜」、「國家安全」的問題上做了一個交代。然而這仍禁不住人深思:紐西蘭的最高領導人、政客,對楊、霍這樣的人物到底瞭解多少?情報機構蒐集、呈報的信息是否全面、與時俱進?都向誰做了簡報?各黨派之間分享情報嗎?分享哪些、什麼程度的情報……
過去數月,面對中澳矛盾越演愈烈,工黨政府似乎極度謹慎、一直小心翼翼維護著與北京的關係;然而,阿德恩與外交部長Nanaia Mahuta也在多次公開講話中提醒紐西蘭企業:中紐關係一旦惡化,極有可能干擾兩國正常的貿易往來。本週末,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到訪紐西蘭,屆時,「如何應對中共」勢必成為關鍵議題之一。
華人議員辭職事件回顧:
2020年7月10日,紐西蘭國家黨華人議員楊健宣布將退出政壇。「巧」的是,在外界尚未來得及對楊健消息充分發酵,國家黨Hamish Walker和前國家黨主席Michelle Boag緊接著被爆出——將covid-19患者名單泄露給媒體,其中包括患者姓名、地址、年齡以及隔離地點。大選期間,除當時優先黨黨魁兼外交部長溫斯頓•彼特斯(Winston Peters)對一系列事件作出評論,工黨基本保持了「難得」的緘默。
11天之後,2020年7月21日,工黨宣布其華人議員霍建強不再繼續參與選舉。「巧合」再度發生:同一天,國家黨議員Andrew Falloon被爆出向年輕女性發送不雅照片、引咎辭職的醜聞,再度轉移了大眾對於華人議員與中共間諜的關注焦點。期間,國家黨未給出過多回應。
早在2017年,有關楊健與北京關係的質疑一度甚囂塵上。來紐西蘭之前,楊健曾在中國兩共軍校接受教育、培訓以及執教。這兩所學校分別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工程學院,以及洛陽外國語學院。據悉,這兩所學校的畢業生和工作人員幾乎都是中國軍事情報人員。有資料顯示,楊健於1997年遞交紐西蘭移民申請時,並未附上其軍方工作經歷。在國家黨圈子裡,楊被戲稱為「那個間諜」(「the spy」),這是眾人皆知的。
不可否認的是,楊在不同時期都為國家黨帶去不可小覷的利益與便利。從他先後安排和陪同當時總理約翰基(John Key)、反對黨(國家黨)黨魁Simon Bridges會見中共高級官員便可見一斑。值得注意的是,楊曾任國會選舉委員會成員,主管外交、國防以及貿易等事務,有許可權接觸紐西蘭國家安全等敏感情報,然而楊這一職位於2016年被解除。John Key及繼任者Bill English在楊建為何受重用的問題上,一直未能給出說明。
霍建強於2008年進入國會,是工黨的第一位華人國會議員,並先後任財經委員會和商貿委員會常委、司法委員會主席。在紐西蘭國會調查外國勢力干預大選問題時,司法專責委員會就是否聽取坎特伯雷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Anne-Marie Brady的意見做出投票。結果以委員會主席霍建強為首的四位工黨成員全部投反對票,Brady最終未能出席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