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你多討厭日本 都應看看此文

0
59
日本街頭(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1年5月27日訊】「一個任何的路面都有殘疾人黃色通道的國度,一個護士與病人說話都要下跪的國度,一個小到只有十多人座的料理店都有嬰兒椅的國度,一個圖書館的工作人員只能站立為讀者服務的國度,一個區政府人員不能乘坐電梯不能過度使用空調的國度,一個連衛生間的芬芳劑都有數百種的國度,一個連80歲的老太不化妝就不出門的國度……」這就是今日日本,無論你是否討厭日本,但也想推薦大家閱讀一篇好文章——《你以為日本是什麼樣》,該文來自於2016年12月9日文學日本公號文章。
別忘了,同屬東方文化的日本,高質量的國民教育是日本強盛的根本,是法律支撐的國家大略,從不含糊,根本沒有教育產業化,大學育人與「拜金」水火不容,日本幾乎沒有文盲,日本人研究中國遠遠超過中國人研究中國自己,東京都一個大學對中國歷史文化的研究,都遠遠超過整個中國社會科學院對中華民族文化的執著和專研,這都是不爭的事實。
還要記住,必須從一個特殊的角度看日本,哪怕內閣明天就下臺,日本大和民族也相安無事,政權走馬燈式更迭,議會黨派爭議不斷,但從未發生一次物價飛漲、群體腐敗、官逼民反和社會動盪,日本從未失去20年,去過日本的要麼讚嘆日本,要麼嫉恨日本,但極少看扁日本,基於優質教育的民主體制堅如磐石,無論政權怎麼更迭,都不會引發國家危機。
一、不為權勢所動的著名高等學府
日本防衛省(相當於國防部)向東京大學提出協助改良自衛隊新一代運輸機C-2的飛行強度,但是遭到了東京大學的拒絕。據日本媒體報導,防衛省又通過主管學府的文部科學省希望對東大施壓,但文科省則以「尊重大學自治權」為由婉拒。這迫使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在7月4日的記者會上宣布,防衛省部署C-2運輸機的計畫將推遲兩年。
這條新聞是個什麼概念呢?說白了就是國防部命令大學協助科研。這當然來自於政府的旨意,來自於執政黨的旨意。如果從愛國主義的立場出發,如果從權貴主義的立場出發,如果從祖國強盛的觀念出發,大學怎麼能拒絕呢?大學的校長你還想幹嗎?你的政治立場不遭到清算才怪?再說,國防部有的是錢,就是從學校創收和個人創收的角度來說,大學也不應該拒絕才是。這可是賺大錢發大財的好機會呀。但是東京大學依舊說出了一個「NO」字。理由就是一條:與東京大學「禁止軍事研究的方針」相牴觸。而這個方針制定於1959年。一個制定於半個多世紀的方針,在沒有遭到修正前,一代一代的東大校長們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堅守。面對這樣的不為權勢所動的著名高等學府,「肅然起敬」一詞也顯得貧乏蒼白。
二、軍事訓練算老幾?周邊居民的睡眠才是最大
橫濱地方法院日前做出一項判決,禁止自衛隊的飛機在神奈川縣的軍事基地進行早晨和夜間的飛行訓練。居住在神奈川縣厚木基地附近的居民,近年來不斷被戰鬥機的起降噪音所困惑,因此向橫濱地方法院提起了訴訟。法院在判決書中認定噪音給居民的生活和健康帶來了危害,命令自衛隊的戰鬥機不得在早晨和夜間起降。
厚木基地是日本自衛隊在首都圈的最大空軍基地。一個地方法院能夠左右最大空軍基地的軍演,你不能不說這是個相當到位的司法獨立吧。你不能不說這是很精準的法制社會吧。就連日本政府對這一判決也毫無辦法,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只能驚嘆這是「十分嚴峻的判決。」從這一意義上說,日本這個國家一般不做用軍演的天然藉口,使民航大幅度延誤的事情。因為你軍演又算老幾?民航乘客才是最大。這就像厚木基地的起降訓練算老幾,周邊居民的睡眠才是最大是一樣的。
三、「批判領袖人物」有何不可?
東京都八王子市的一所公立高中,在今年1月的三年級期末考試試卷中,出現了批判安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的考題。考題為:安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遭到了中國和韓國的嚴厲批判。
對這一問題:
1、根據自己的想法自由發表意見;
2、中國和韓國為什麼批判?
3、中國、韓國與日本的關係是「戰略互惠關係」,但是為什麼安倍首相無視這種關係前去參拜?美國為什麼「表示失望」?
請針對上述問題作出回答。
要知道安倍還在台上,自民黨還在執政,一個公立學校竟然敢出這樣的考題,用我們的慣性思維,怎樣想都是想不通的,怎麼想都是震撼的。但這就是現實日本的政治生態——你有表演權,我有批判權。最後的結局是相逢一笑,消解歸零。
可不,校長非但沒有受到處分,更沒有判罰政治不合格,反而還振振有詞的說,我是根據學校訂閱的《每日新聞》出的考題有何錯。也就是說,我批判領袖人物是有依據的。
四、為何一名女子就能輕鬆侵入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家中?
一名33歲的日本女性,日前清晨侵入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家中,要求見小泉的兒子進次郎。神奈川縣警察本部以「不法侵入罪」將這位女性逮捕。
這位自稱是「近籐章代」的女子,是來自櫪木縣足利市,她於清晨7時25分,未經許可侵入位於神奈川縣橫須賀市的小泉前首相的家中。消息說,小泉的家人一早發現一樓的客廳有聲響,於是下樓細看,發現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位素不相識的女子。家人立即通知家門口站崗的警察,將這位女子扣押。事發時小泉前首相正在出差,不在家中。
這條新聞如果還有些看點的話就在於:第一,一名不知名的女子能輕而易舉地進入小泉家,表明小泉家住在哪裡,是怎樣的房子結構並不是國家機密,周邊的居民都知道。第二表明退位後的小泉,其警力配備相當有限,恐怕只剩下看家門的警衛。更不用說出門封路了。總之,這一新聞表明在日本政治家一旦退位,他們在位時的一些特權也就隨之取消。去一般醫院看病,去一般理髮店理髮,去一般料理店吃飯,都與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相識。真正做到了與民共在,與民同樂。
五、怎樣的城市才算是真正的好城市?
當國內的旅遊團來到日本,從百貨店到藥妝店接連掃貨的時候,當連一把牙刷,一支牙膏,一把小小的指甲鉗都不放過,甚至在百元店連剝皮的刨刀都要大把大把買得時候,你就能足實感受到對一個國家的最高獎賞,絕不在語言上而在行動上。今年6月份來日本旅遊的中國大陸客就達174900人次。日本人為此生出得意了嗎?沒有。他們把需求當作再開發的動力,工匠們則又在悄悄地改進工藝,等明年再來的時候送遊客一個驚喜。
當然你也可以這樣說,你所知道的日本我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是啊。一個連馬桶墊都要保持恆溫的國度,一個任何的路面都有殘疾人黃色通道的國度,一個護士與病人說話都要下跪的國度,一個小到只有十多人座的料理店都有嬰兒椅的國度,一個圖書館的工作人員只能站立為讀者服務的國度,一個區政府人員不能乘坐電梯不能過度使用空調的國度,一個連廁所的芬芳劑都有數百種的國度,一個連80歲的老太不化妝就不出門的國度,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神經質?腦子有病?變態?還是精緻?細膩?宜居?或者是文學的?美學的?還是哲學的?這裡如果要問文明的指標是什麼?不就是看一個國家是如何對待精神病患者,如何對待殘疾人,如何對待弱勢群體的嗎?那日本人在這方面做得是上乘的,無可挑剔的。所以,當問起觀光客對日本最大的感受是什麼的時候,總是四個字:文明清潔。
六:人不能忍受太多的真實,但是人更不能沒有真實。
我所知道的日本就是屠殺侵略的日本,就是踐踏無數生靈的日本。不錯,你這樣的認知沒有問題。確實,作為書寫的歷史,作為工具的歷史,作為經驗的歷史,這些都是事實。
但問題是除了侵略的日本和屠殺的日本之外,日本還是怎樣的日本?戰後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那原爆一時騰起的巨大火球而帶來的剎那驚心,也已經非常的遙遠。日本又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日本還是我們眼中的那個《地道戰》《地雷戰》中的日本嗎?日本人還是「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的日本人嗎?我們當然不忘過去的日本,但我們更要關注今天的日本和明天的日本。人,不能忍受太多的真實,但是人更不能沒有真實。
責任編輯:菲菲
原文來源: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