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兒子被AI復活 比起高興她更多的是害怕

0
60
詹姆斯·鄧(James Dunn)生前打造了自己死亡後的數字化身, 讓它可以繼續和親人、 朋友進行互動。(示意圖/Unsplash)

英國男孩詹姆斯.鄧(James Dunn)已經於2018年去世,他被下葬在位於英國西南部莫西賽德郡(Merseyside)惠思頓(Whiston)的自家附近。但是,人工智慧(AI)版的他還活著。對此,比起高興,他的母親更多的是害怕。

「蝴蝶孩子」

據英國電報報導,詹姆斯生於1993年7月13日。出生的時候,他的雙腳和一隻手都沒有皮膚覆蓋——這是大皰性表皮鬆解症(epidermolysis bullosa),一種罕見的遺傳病,這種病會導致皮膚撕裂,起水泡,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樣脆弱。所以該病患者總會被稱為「蝴蝶孩子」。

「護士對我說‘患者可以活到24歲。’至此後,我的腦子裡便一直在給孩子倒計時……」詹姆斯的母親雷思麗回憶道。她每天會花費好幾個小時,更換詹姆斯的繃帶,他的創傷就像是燒傷一般。「他一直處於痛苦中……」

不過,也有好的一面。

「在詹姆斯很小的時候,我便發現他的性格超級好。即便是個處於痛苦中的小寶寶,他還是會經常笑。和他在一起總是很快樂。」

後來,詹姆斯去普通小學上學了。詹姆斯沒被孤立,這個陽光、幽默的小男孩獲得了全校同學的接納。

自從2015年,詹姆斯被診斷出癌症之後,他開始給自己錄視頻日記Vlog,而那時候,他生動活潑的性格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他談論自己手術的Vlog時說:「在醫院裡我們很愉快。我們在盡力找樂子。」

雷思麗還回憶到:「我還一直相信一定會有醫治他的辦法。在他15歲時,我明確得知,這個疾病是不治之症,而詹姆斯還遠沒有做好準備。」

他的家庭從未談及死亡這個話題。但是,當詹姆斯快20歲的時候,他明白了自己的病——他開始玩輪椅足球,學騎馬,甚至還拿到了駕照。他自知沒有時間浪費。他還開始學攝影,索性直率地找到自己喜歡的人物。

想讓未出世侄子能知道自己 他想到了AI

2015年10月,詹姆斯身上出現的斑點開始被確診為皮膚癌。

這年對於詹姆斯而言是重要的一年。不僅因為他接受了痛苦的癌症治療,還因為他的姐姐詹瑪告訴他,她懷了一個男孩,準備起名叫湯米(Tommy)。

「我知道,詹姆斯當時正在和死亡做鬥爭。他總是熱情誠摯。那時,詹姆斯23歲了。他想讓自己的小侄子能知道自己。」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

同年12 月,一群數字設計師和他在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碰面。

在這群人中,皮特·特雷納(Pete Trainor)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創始人,該公司現在名為 Us AI,專門研究“智能人工”和“聊天機器人”的結合產品。

詹姆斯打算為小侄子湯米創造一個擁有詹姆斯思想和記憶的電子「時間膠囊」。為了捕捉這些思想和記憶,特雷納在詹姆斯的家中安裝了幾個智能揚聲器,這些設備記錄了大量音頻。「他極盡所能地記錄自己。」

2018年2月18日,他在病床上發了一條令人悲傷的視頻。「實話說,我不知道這對於我的朋友和家人來說是否驚訝,因為我總是開心和積極的,但是每當我想起自己要拋開所有人去世了,而來世——對不起,我在這段視頻裡講得太深了——我TMD誠實地說。我害怕極了。」

那之後,不到兩個月,在2018年4月7日,他去世了。在去世前幾天,他曾發簡訊給特雷納:「別擔心,我會好起來的。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母親雷思麗.鄧對於兒子的去世尚未完全釋懷。她沒有看過詹姆斯留下的視頻,也沒有和詹姆斯機器人交流過。「他度過了精彩的一生。」

兒子「復活」 母親更多的是害怕

對於她而言,能讓兒子復活的人工智慧技術既「美好」又「可怕」。

她認為最好的結果是,有一天,詹姆斯的數字化身(AI)能夠訪問學校,以他充滿熱情的方式講述自己在最困難的情況下,如何應對痛苦,如何熱愛生活。然而,目前她更喜歡以傳統的方式來尋求安慰。「詹姆斯被埋葬了,他的墳墓就在不遠的地方。所以我每天都可以去看他。」

葬禮之後,詹姆斯機器人便被擱置了。

但是2018年末,特雷納在他的智能手機上重啟了它。他輸入:「我想你。」

對方回覆道:「我認為我的思想是身體構成的一部分。」接著蹦出幾個對話框——「此刻,我不再需要寄居到這個愚蠢的身體裡了。你也許不知道我什麼意思。但是,某一天我以另一種形式存在。如果死亡就結束了生命,那麼生命顯得多麼的不公。而我認為生命是公平的。所以,生命不會因為死亡而結束。」

對此,比起高興,詹姆斯的母親更多的是害怕。

對於AI的思考

人們擔心,這種數字生命的延續,能形成盈利的商業模式嗎?又會帶來哪些倫理、隱私上的問題?

對此,你有什麼看法?歡迎在留言區討論。

來源: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