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一時的真實事件 開口說話的魚

0
14
魚(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今天給大家帶來2個魚的故事,第一個故事被當時的媒體爭相報導,特別是經由「玫瑰之夜」播出後,引起了轟動。時至今日,這個事件依然是臺灣人津津樂道的「現代版聊齋故事」。

第一個故事

臺灣嘉義民生社區,有一對年輕夫婦,男的是以道士為業,與住在臺南的另一對夫婦及住在甲仙的三十四歲陳姓男士一共五人,相約至高雄岡山的溪邊遊玩,併進行野炊。
像眾多戶外愛好者一樣,這五個人的野炊選擇了烤肉釣魚。五人當天開車到達岡山溪邊後,即由陳姓男子負責釣魚的工作,大概到了黃昏的時候,也就是吃晚飯時間,陳男釣上的一尾約四公斤多的吳郭魚,因為肚子餓的慌的原因,這魚簡單收拾一下就放到炭火上進行燒烤。臺灣所說的吳郭魚,其實又叫羅非魚,在大陸一般稱為非洲鯽或福壽魚。
香噴噴的魚烤好了,正當大家吃喝得高興的時候。突然,駭人的一幕出現了,有人聽到了一個老太婆的聲音,用台語說:魚肉好吃嗎?
五個人四下查看,這荒郊野外的並沒有其他人啊,這是誰在說話呢。正在大家困惑的時候,五個人又同時聽到了「魚肉好吃嗎」這句話。
五個人跟隨著聲音再次查找,最後他們傻眼了,竟發現聲音來自烤熟的魚,魚嘴正一張一合地開口說話呢。
五個人嚇得五臟六腑大逆轉,其中三個人吃下的東西全都一股腦兒吐了出來。大家想想這是不是太恐怖了,這個場景就在沒有人煙的戶外,發生這種匪夷所思的妖魚事件,換成膽小的是不是得嚇得馬上休克了。
由於情況相當特殊,於是有人便想起用相機將這條妖魚的畫面給拍了下來。當天嘔吐的三人立即被送往醫院治療,在醫生查看病情的過程中,三個人便將剛剛發生的妖魚說話的事件告訴了醫護人員,並信誓旦旦的一再保證是真事,絕不是開玩笑。但是,因為沒有親眼看到,所以當時沒人相信。
第二天,怪異的事情又再度發生,原先負責釣魚的陳姓男子,竟在當天晚上離奇死亡,年僅三十四歲。因為死因不明,醫生只得開具死於「心臟麻痺」的死亡證明書,而以道士為業的那名嘉義人,則嚇得跑去收驚。
更恐怖的事還在後頭,當現場拍攝的那張妖魚照片沖洗出來後,把所有人都嚇到了。魚身上被筷子夾過的部分,竟浮現出一張老太婆的臉,有眼、鼻、嘴,歷歷在目,簡直就像恐怖片,以至一段時間內,臺灣很多知道該故事的人都不敢再吃吳郭魚了。
第二個故事
這個故事發生在唐朝乾元年間,有一個叫薛偉的官員,一連病了7天,突然間他便進入了那種奄奄一息的垂死狀態。家人叫他也不應,但胸口還有一些溫熱,家人就一直守候著他,不敢埋葬。
就這樣過了20天。20天後,薛偉突然噓了一口氣坐了起來,對家人說:馬上去看看縣衙中的同僚,看他們是不是正在吃已經切細的魚肉?並讓家人把他的同僚都叫過來。
家中僕人跑去衙門後,果不其然,那些同僚真的正在吃魚。於是僕人傳達了薛偉的話後,同僚們都放下筷子趕緊了過來。薛偉對他們說:「你們剛剛差人去買魚了吧。」大家連連點頭稱是。
薛偉又問其中一位名叫張弼的同僚說:「捕魚的趙干把一條大鯉魚藏了起來,用小魚來應付你了,你在蘆葦間把他藏的那條大鯉魚拿了回來。你走進縣衙時,司戶部門的官員某人坐在門東,糾察部門的官員坐在門西,他倆都在各自下棋。你走到台階時,鄒滂和雷濟正在博戲,裴寮在吃桃子,你向他們說起趙干藏大魚的事,還說要抽趙干五鞭。接著你就把魚交給了廚司王士良,他高高興興地把魚殺了。我說的這些都是真實的吧?」
大家聽後都傻眼了,說你不是一直處於昏迷中的嗎,怎麼會知道那麼多事情,接下去他的回答令眾人都大驚失色。薛偉對眾人說:「我就是那條鯉魚啊。」
薛偉又接著說:「我一開始發病時,發高燒,痛苦異常,簡直受不了。然後又忽然感到胸悶,後來已經意識不到生病了,只是感到悶熱難熬,只想趕快找到清涼之處,便拄著枴杖往前走去,走啊走啊好像已經走出城外了,此時心情愉快地就像長期關在鳥籠裡的小鳥突然被放出籠子那般美妙。
然後又好像是走進了一座山。在山崖上看著下邊的江水清澈無比,於是又從山上走到江邊。然後突然又冒出想洗澡的念頭。就這樣一想,人突然已經在水裡了。然後就開始在水中游起來了。游著游著,突然又轉念一想,我要是條魚該有多好啊。
此時旁邊就有條魚游過來說:「如您願意,此並非難事。我可以讓你暫時變條魚。」說完就遊走了。不一會兒,只見有個長著魚頭的人騎著一條鯨魚來到我的旁邊,後面還跟著數十條魚。
只見那個長著魚頭的人開始宣讀水神河伯的命令,說:『居住在城裡和生活在水裡,這完全是不同的。薛長官厭惡世上的俗情,希望拋掉烏紗帽,進入虛無縹緲的世界中,暫時變成魚類,因此讓其暫充東潭之紅鯉魚。不過你可要注意了,如你在河中利用風浪而使河中的舟船傾覆使人喪生,那就會在陰間犯罪;如果分不清誘餌而貪吃水中之物,那就有可能被人類所傷害。』
聽完河伯之命令後,再看看自己,薛偉不僅大吃一驚,全身上下都已經完全變成了鯉魚了。於是,薛偉想到哪裡就立刻隨意游到了哪裡。而且不論是在波濤之上還是在深潭之下,從容不迫。幾乎是遊遍了三江五湖。由於薛偉被分配在東潭,每天不管游出多遠,每晚必定要回到東潭那裡。
有一天,薛偉感到異常地飢餓,又找不到東西吃,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看見趙干在釣魚,誘餌極香,雖然心裏知道是誘餌要戒備,可是不知不覺中,那誘餌已經快到嘴邊了,薛偉的飢餓感更為強烈了,便吞下了趙干的鉤餌。
趙干用手抓住薛偉變成的魚時,薛偉拚命喊他,但趙干沒理薛偉,因為他聽不懂魚在說話。不一會兒張弼來了,說裴縣尉要買大魚,趙干謊說沒有大魚。當時張弼就發現了薛偉變成的魚躺在蘆葦叢裡,他拿了就走。薛偉對張弼喊道:「我是你的長官主簿,你怎麼不認識我了?」張弼卻毫不理睬薛偉。
張弼拿著薛偉變成的魚進了縣衙大門時,有兩個官員正在門房下棋,薛偉喊他們,他們也不理薛偉,只是對著張弼說:「好大的一條魚啊。」走到台階時,鄒滂和雷濟正在玩古代一種賭博的叫博戲的遊戲,裴寮吃著桃子,大家都為買到大魚而高興著,催著交到廚房烹飪。張弼把趙干藏起大魚的事跟大家說了。裴寮怒氣沖沖地說要鞭打趙干。薛偉衝著這幫屬下喊道:「我是你們的同僚,你們不放我,還要殺我,這樣做仁義嗎?」當時薛偉還流著眼淚,但沒有人理他這條魚。
薛偉說張弼把他被交給廚師王士良後,王士良拿起刀,把他丟在了砧板上,薛偉對王士良大聲喊著,王士良也不理,然後手起刀落,薛偉的頭就被斬了。
魚被宰後,薛偉這邊的身體也甦醒過來了。大家聽得驚奇入神,過了半天才緩過勁兒來。他們都說,當時確實看見魚嘴一直在動,但實際上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薛偉的同僚回衙門後,那條烹調好的魚誰都沒吃,而且有幾個人從此以後終生不再吃魚了。薛偉從那天起開始康復,後來多次陞官,一直做到了華陽縣丞。

来源:第三隻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