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原木:一邊在國內供應短缺 ,一邊向中國大量出口?

0
96
木材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記者文迪編譯)據Stuff新聞網報導,作為世界主要木材供應國之一,紐西蘭自與中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Agreement,FTA)後,便不加限制的向對方出口大量原木。如今,本國市場不得不面對建築木材短缺、價格高漲、相關木產品出口量緊縮的嚴峻局面。
短缺
紐西蘭建築木材短缺、價格飛漲在2019~2020年間尤為突出。原木供應商之一的Carter Holt
Harvey甚至一度宣布:暫停供應包括Bunnings和Mitre 10在內的本地零售商。與此同時,全國需要約4萬棟新房屋以緩解住房短缺現象;本屆工黨政府也承諾新建18,350棟公屋及臨時住所。在紐西蘭建築商疲於應對本地住房短缺的挑戰之際,更有預測稱:今年度建築原材料價格漲幅或達35%。房地產數據公司CoreLogic在綜合勞動力、建材、場地租用等多方費用後發現:2021年第二季度,紐西蘭居民房建造成本平均上漲2.2%。
除建築產業外,因木材副產品涉及社會生活諸多方面,例如衛生紙、紙質印刷品等,其供應短缺也直接導致紐西蘭相關商品的出口量下降。紐西蘭數據局曾揭露:與中國自貿協定達成後,本國衛生紙、紙巾、嬰兒尿布出口量縮水近75%。
出口中國與自貿協定
行業人士Lucy Craymer認為,國內木材供應短缺、價格高漲的根源要追溯到與中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十幾年來,中國不僅藉此「攔截」了紐西蘭的部分出口利益,更削弱了本地木材行業的發展。
據悉,根據兩國2008年自由貿易協定(FTA),紐西蘭原木進入中國可免關稅,旨在增加該商品在當地市場的價格優勢;而利潤率更高、全球供應緊俏的木材加工品,如三合板,則屬不同類別,需計算關稅。因此,從紐西蘭進口原木、乃至加工後再出口他國,成為中國建築行業、木材加工商的優先選擇。除此之外,政府補貼也成為部分中國木材公司從紐西蘭進口原木、再加工的動力之一。
紐西蘭每年伐木面積近4萬公頃,累積原木可裝滿100萬個邊長約6.1米的方形集裝箱,其中六成運到海外;而中國市場的需求量佔紐西蘭原木出口總量的一半——主要用於當地住房、基礎設施建設及加工再出口。
奧克蘭大學供應鏈學教授Tava Olsen表示,中國木材加工商的優勢還包括規模大、資金足、需履行的環境義務較少等。紐西蘭方面,許多林木公司為海外投資者所有,後者在這裡進行土地投資。商業、創新和就業部(MBIE)2019年一份報告顯示:中國買家向紐西蘭林木業者支付的原木價格與本地公司無異。面對單價相同、訂單量更大,甚至土地連結感也較低的情況下,紐西蘭林木業者似乎默許了中國買家的主導權。
問題與出路
據Lucy Craymer分析,在自貿協定的因素之外,紐西蘭是全球少數幾個對原木出口不加限制的國家。面對中國市場的龐大需求,自然比其他國家更受到影響。2019年調查數據稱,至少有39個國家有相關出口禁令;16個國家明文支持本國木材加工。例如俄羅斯,曾是原木主要供應國;之後引用新標準,要求優先滿足本地企業的木材需求。上世紀90年代,美國就已禁止出口其西部原木。
為解決木材供應問題,有人建議加大林木砍伐數量。然而Tava Olsen提醒道:本地木業實力恐難以支持市場發展,將大量原木有效加工成建材需要雄厚資金投入與工廠等。也有建議從自貿協定內容入手,利用其中「保護生命與健康」、「防止違法進口文化產權」、「不得威脅國家安全」等豁免條款,對原木出口加以限制。對此,奧大國際商務學教授Natasha Hamilton-Hart指出:使用豁免條款而引發「政治不和諧」或成為更難以應對的事。
紐西蘭建築與建設部部長Poto Williams表示:政府已收到限制木材出口的有關建議,但是目前決定對這一行業保持不干預態度,本地供應商盡量自行解決。紐西蘭林木服務(New ZealandForest Service)機構正與相關產業合作,制定新的林木與木材加工轉型計畫。目前規劃重點為提高行業效率,如使用新科技、新產品等,預計今年底、明年初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