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評價最高的弟子是誰?絕大多數人猜錯了

0
13
冉雍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修敬)孔門七十二弟子中,許多人並不是很知名,名氣比較大的幾位,只有顏回、子貢、子路等等。那麼,孔子評價最高的弟子又是誰呢?其實,要辨明這個問題,就需要一番細說了。或許,已經有些人知道答案正是冉雍了。一起來探究原因吧!
顏回
眾所周知,在《論語》、《孔子家語》等儒家經典中,孔子表揚最多的弟子,當屬顏回。
孔子曾說:「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孔子稱讚顏回從來沒有什麼疑問,好像又蠢又呆的樣子,但觀察他的言行舉止,卻把老師所教的內容都用上了,甚至還有所發揮。說明顏回悟性很高,且能知行合一。
有一次孔子問子貢:說一說吧,你和顏回誰強一點?子貢說:我怎麼比得上顏回呢?他能舉一仿十,我只能舉一仿二!孔子也承認自己在這點上不如顏回,不停地點頭說:是啊,是啊,我和你都比不上他!
孔子又說:「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這是說顏回的內心能長久不背離仁,其他弟子就馬馬虎虎、勉勉強強了。顏回的德行在弟子中排第一,這是孔子經常提到的。
顏回還因為是一個非常安貧樂道的人,而獲得孔子的表揚:「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孔子還說,顏回是最好學的,不遷怒於人,同樣的錯誤從不犯第二次。
顏回還是一位對孔子學說最為堅信的弟子,即便在陳蔡之間快要餓死,也未對孔子之道產生懷疑和動搖。
可是,這樣一位優秀、深得孔子精髓,可謂是繼承孔子衣缽的最佳人選偏偏早逝。顏回死時,孔子哭得昏天黑地,孔鯉死的時候,喪子的孔子也沒哭得這麼傷心。
可以想像,如果顏回不早逝,或許他們就能媲美古希臘那對最著名的師徒——蘇格拉底和柏拉圖吧。
話雖如此,孔子對顏回的評價,並不是群弟子中最高的。
子貢
除了顏回,孔子比較滿意的弟子還有子貢。子貢口才絕佳,富有謀略,長於經商,家財萬貫,是群弟子中的首富。子貢曾帶著重禮訪問各方諸侯,乘坐的是軒車大馬,顯得非常拉風。
公元前489年,孔子周遊列國之時,遇到了生命中的至暗時刻,他與弟子被困於陳、蔡兩國之間。那次,孔子斷糧七天,很多弟子也餓出了病,有的產生怨恨心,甚至對孔子之道發生動搖。當時,子貢領命出使楚國,結果說動了楚昭王親自帶兵前來迎接,危機得以化解。
後來,齊國準備討伐魯國,孔子和弟子說:「魯國是我們的父母之邦,你們為什麼不出來保衛她?」子路、子張、子石請命出行,孔子都沒有同意,最後子貢請行,孔子才點了頭。子貢先到齊國,說服權臣田常改伐魯為伐吳;再到吳國,說服吳王夫差救魯伐齊;又到越國,說服越王勾踐隨吳伐齊;後到晉國,叫晉王做好準備,防吳軍乘勝伐晉。後來,吳軍大敗齊軍,晉軍大敗吳軍,越王趁機滅吳,北上爭霸。司馬遷在《史記》裡大讚子貢:「子貢一出,存魯,亂齊,破吳,彊晉而霸越……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
由此可見,子貢的能力比後世的縱橫家蘇秦、張儀不知強了多少。
拿子貢與顏回對比,顏回像是生活在象牙塔中的人物,他持出世態度,雖有德行、有悟性,但因不願出仕、甘當隱士,對柴米油鹽也不大關心,因此經常斷炊、連生計也無法維持;子貢則是入世的,可謂是顏回的另一面。他能量巨大,有大智大勇,在列國間遊刃有餘,如入無人之境。孔子能夠名揚天下,與子貢的富有和縱橫捭闔是分不開的。
後世商人特別推崇子貢,他奉為財神,商鋪門口經常掛出這般的對聯:「經營不讓陶朱富,貨殖何妨子貢賢。」
子貢曾問孔子對自己的評價,孔子說:「瑚璉也。」說他是「瑚璉」之器,即棟樑之才,能擔大任。孔子還對子貢有過一個字評價——「達」,說他通達事理,適合從政。這個評價有點類似於《紅樓夢》裡那副著名的對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可是,這樣一位傑出、光芒萬丈的子貢,依然不是孔子評價最高的弟子!
子貢是有其不足之處的。李世民詩曰:「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只有在生死攸關的嚴峻考驗面前,才最能暴露人的本心和不足。上面提到孔子厄於陳蔡時,顏回初心不改,而在那一批動搖的弟子中,子路和子貢就名列其中。兩人當時還出現脾氣失控,面臨發飆的狀況。子路直接質問孔子,為何君子也會困厄至此?子貢則在發火之後勸孔子:老師啊,您的學說太弘大了,哪個國家都容不下您,能降低一下標準嗎?孔子對子貢的表現很失望,他當然不能折節以迎合世人要求,他指出子貢的志向不太遠大。
雖然,陳蔡之厄最終是由子貢出使楚國才得以化解,但他曾動搖過、彷徨過,在崇高理想與嚴峻現實面前,他選擇了向現實低頭。孔子的旗幟實在太高、太大,子貢不夠弘毅,扛不下這面大旗。
不過,既然顏回、子貢都不是孔子的最高評價,孔子究竟是最看重誰呢?
冉雍
在孔門弟子中,我們發現有這麼一個人,儒家經典對他的記載比較簡略,知名度似乎比不上顏回和子貢。但他似乎集中了顏回和子貢兩人的優點,彌補了兩人各自的不足。他品學兼優,度量寬宏,既有德行,又有實幹之才。
他就是孔門十哲之一的冉雍,與顏回一樣,都以德行知名。冉雍與哥哥冉耕、弟弟冉求,都是孔子的弟子,皆在「孔門十哲」之列,世稱「一門三賢」。
冉雍曾問孔子,桑伯子是什麼樣的人呢?孔子說,桑伯子不錯,是個做事很簡單的人。冉雍馬上說:「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孔子回復他:你說得很對。
這段話的意思是,孔子評論桑伯子說:「還行,辦事簡明。」但冉雍評說:「計劃嚴密而又行動簡明,以此來管理百姓,不也可以嗎?計劃粗糙而又行動草率,不也太隨便了嗎?」孔子則肯定了冉雍所言。
孔門師徒對答,往往是弟子說的比較片面,需要孔子來糾正、總結、闡述和進一步發揮。但到冉雍這裡反過來了,變成他對孔子的話做出更深一層的闡釋,而且還說得非常精闢,得到孔子的肯定。這種情況是非常少見的。由此推斷,冉雍的學問和悟性都很高。
根據有限的史料,可知冉雍曾經做過季氏宰,即魯國權臣季氏的家族總管。他「居敬行簡」,主張「以德化民」,治績非常出色。但季氏不大聽得進冉雍的勸諫,所以他只幹了三個月,就辭官回到孔子身邊。
孔子曾對冉雍做過三次非常重要的評價,冉雍獲得的器重與欣賞,在諸弟子中無出其右。
孔子稱讚冉雍說:「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這是說冉雍的出身雖然不太好,但他非常有才,一定能出人頭地。由於孔子給予評價,「犁牛之子」就成為了無數平民子弟鞭策自己、砥礪前行的警句。
孔子還評價冉雍說:「雍也可使南面。」這句評價可不得了!孔子等於說:冉雍啊,你有帝王之相,可以為人君!
要知孔子生活的時代,只有周天子和諸侯會見群臣時,才能坐北朝南,這叫「南面」。而且當時階級觀念森嚴,諸侯、貴族皆為世襲,像冉雍這樣的平民,絕無成為人君之理。孔子說這話,其實是犯了忌諱的。用孔子自己的標準來說,是不符合禮的,是「非禮勿言」的!但正因為孔子的失言,讓我們看到了他對冉雍的評價之高!
特別的是,孔子對冉雍的欣賞是一以貫之、有始有終的。據山東《冉氏宗譜・冉氏源流考》記載,孔子臨終前曾對群弟子說:「賢哉雍也,過人遠矣。」死前再次肯定冉雍之賢,遠遠超過其他人。
當時有人評論冉雍說:「仲弓有仁德但沒口才。」孔子則不以為然地反駁說:「要口才幹什麽?善於辯駁的人讓人討厭。」
該書還記載,孔子去世後,冉雍與閔子騫等人一起編纂了《論語》。關於這一點,東漢大儒鄭玄也說《論語》是由「仲弓、子游、子夏等撰」,仲弓即冉雍,在編纂者中位列第一。
此外,戰國的儒家代表人物荀子也對冉雍評價極高,《荀子》的《儒效篇》中說:「通則一天下,窮則獨立貴名,天不能死,地不能埋,桀跖之世不能污,非大儒莫之能立,仲尼、子弓是也。」《非十二子篇》又說:「今夫仁人也,將何務哉?上則法舜、禹之制,下則法仲尼、子弓之義,以務息十二子之說。」在這兩處,荀子對子弓即冉雍的推崇,都把他與孔子相提並論、等量齊觀!
《冉氏源流考》作為冉氏私譜,或許有其誇大飾己之嫌,但荀子所處時代與孔子和冉雍相去不遠,他的評價應是比較真實可信的。
孔子一生致力於推行他的治國大道,但正如顏回、子貢所說,「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孔子的理念實在太偉大了,以致於曲高和寡,在天下紛爭的時代,他的學說註定要被邊緣化。
孔子終其一生,都沒有遇到一個能賞識自己、任用自己學說的君王。他的幾十年碰壁坎坷,一生失意之憤,正如李白的「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或許冉雍的表現引起了孔子的注意,又或許,他就是孔子眼中的有道君王吧。由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何孔子一再對冉雍青眼有加,以致彌留之際仍念念不忘。他的看重冉雍,或許正是傷感自己,懷大道而終生不遇,千古嗟嘆,不亦悲乎!
責任編輯:隅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