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臨近 北大學生暴動了

0
40
北大學生深夜集體抗議並當眾拆牆。左圖為學生聚集場面截圖,右圖為部分被拆的金屬板牆。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5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據網友推特上傳視頻,北京大學學生5月15日晚聚集,集體抗議學校建牆隔離。金屬牆最後被推翻,學生擔心事後被追究。法媒稱,中共二十大之前,民眾的不滿開始傳了出來。自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正經歷最動盪時期。
據法廣報導,為實現社會面清零,北京管控措施越來越嚴厲,北京大學出現的學生抗議事件就是在這一背景下發生的。事件的起因是,5月15日晚,學校在沒有徵求意見和發出公告的情況下,趁著天黑緊急施工,把北大幾千名學生居住的萬柳宿舍區與教職員工區「一隔為二」,圍了起來,學生這邊被封鎖後,學生們不能從公寓進入「社會面」,不能點外賣,進校也受限制,而那邊的教職員工可以自由進出,引發學生憤怒。
大約晚上22點30分左右,聚集的學生擠滿了馬路和二樓的露臺。從視頻上看,聚集起來的學生黑壓壓的一片,學校先後兩位領導趕來平息事件,第二位是副校長陳寶劍,聲明是來解決問題的,後來有學生動手拆隔板,同學們歡呼起來,副校長似乎為了與學生「保持一致」也加入了拆牆行動,陳寶劍要求學生散去回到宿舍,他用喇叭向學生高喊:「大家防疫為重,先不要聚集,有序回到宿舍。」
陳寶劍又說:「如果大家信任我,你們登好記,咱們一一談話。」此話引來學生噓聲一片「不信任」!隔離牆被拆了,23點左右,同學們逐漸散去。
有截圖說,學生代表請兩位領導簽不追究站出來的學生的承諾書,但到場的兩位領導似乎對此的態度都不爽快,暫時未簽。一些同學擔心當局會「秋後算賬」。事件發生不久,微博有關北大的話題和視頻已被屏蔽。
參加當晚活動的學生匿名發出的帖子稱,「今晚見證了死灰復燃的北大學生鬥爭傳統,北大萬柳住宿生因為不滿學校差別化的封閉政策開展了大規模的聚眾示威反抗。」
還有人寫道,「幸運的是,過了一百年了,我們校園裡的學生還是這麼生猛、充滿活力。看來所謂國民性絕非是與生俱來的,只是挨催眠挨久了,一點一點便愚鈍 了。」
推特轉發的一則評論說:「這起事件讓我覺得北大的同學多少還是有點勇氣的。我向來是有什麼忍受著什麼,說實話,在萬柳的兄弟們面前有點慚愧。我一向悲觀的是現在的北大跟五四精神沒啥關係,現在看來還是有一些傳承在裡面的。」

法國《觀點》日前發文說,中共二十大之前,陰雲正在聚集,民眾的不滿開始傳了出來。自「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正經歷最動盪時期。
5月11日,一則上海年輕居民抗議當局將他送往「隔離營」的對話在中文網際網路上熱傳。視頻中的年輕男性居民援引法律稱防疫人員無權強行拉核酸檢測呈陰性的「密接」人員去方艙隔離,並拒絕被轉運。一名身穿印有「警察」字樣白色防護服的人員威脅稱:「如果你拒絕被轉運,將會受到治安處罰。處罰以後,要影響你的三代!」這位市民回答說:「這是我們的最後一代,謝謝!」
「這是我們的最後一代,謝謝」從年輕人口中說出的這句悲愴且決絕的回應引起了大量網民的共鳴,有網友評價稱「太震撼了,於無聲處聽驚雷」,傳遞出「最富悲劇最為深刻的絕望」,而「最後一代」很快就成為了社交平台上網民的熱議話題。
時事評論員張傑表示,習近平要用「封城清零」打敗病毒,保存他英明領導的面子,保住二十大的位置,保住中共紅色江山。但這是一場無法取勝的戰爭,別說習近平就是人類也無能為力,只能與病毒共存。但習近平無路可走,正如美國政治理論家漢娜·阿倫特指出「極權主義根本特徵在於它要持續不斷地進行鬥爭,鬥爭,再鬥爭,永遠沒有休止。極權主義的統治之維繫,離開這種無休止的運動,便將宣告破產,運動停止之日,也就是極權主義的毀滅之時。」
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多年前就在文章中說出另一個「最後一代」,那就是中共政權將終結於中共紅二代。
馮崇義寫道:剛愎自用的習近平在集權之路上順風順水,通過中共十九大的認可而達到頂峰,一統江湖、一言九鼎。但是,物極必反、盛極而衰。習近平的鐵桿擁躉是紅二代頑固勢力,他們的影響力正是在此時達到頂點而開始走下坡路。但是,中國黨國沒有形成能夠接盤的紅三代接班團隊。「打江山」的紅一代有足夠的機會和能量,相當程度上讓他們的後代集體接班。無功受祿而「坐江山」的紅二代,則不再有這樣的機會和能量。紅二代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那個特定的封閉環境下接受紅色教育,形成帶有「紅色基因」的思想文化傳承和人脈關係。他們的後代則不再有那樣的環境氛圍,也不再稀罕那種「思想純正」和太多規矩拘束的黨國體制。而且,更為重要的是,來自寒門的其他社會力量對世襲特權的憎惡日積月累,根本不能容忍國家政權以世襲的方式落入紅三代手中。2015年有學者藉助魯迅的文學語言在網路上推出「趙家人」這一概念來諷刺紅二代權貴家族,立即不脛而走,引起廣泛共鳴,人心向背可見一斑。 這樣一來,無論紅二代們如何標榜他們的「紅色基因」和「思想純正」,無論他們如何折騰,他們的權力都不可能有紅三代來接續傳承,黨國體制不是在紅二代手中終結,就是與紅二代一起終結。
来源: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