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關閉 紐國教育業者處境艱難

0
116
據悉,受裁員和預算縮水的影響,很多與留學生相關的教育界人士處境艱難。(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記者喬夫編譯)據悉,受裁員和預算縮水的影響,很多與留學生相關的教育界人士處境艱難。他們表示:如果中小學、大學和其他高等教育機構放任減少對國際學生的支持,紐西蘭要恢復其創收50億紐幣的國際教育產業會非常艱難。
近日,國際教育協會(ISANA)對中小學和大專院校的237名員工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如果邊境繼續關閉,會對67%的人造成嚴重的財務影響。一半的受訪者表示,入學率下降對他們有重大影響,一半的受訪者說這將導致裁員,而25%的受訪者承認他們的工作時間減少了。
一位受訪者寫道:「我的工作時間減少了一半,行政人員的工作時間減少了10個小時,而主管的工作時間也減少了8個小時。」另一位受訪者說:「包括寄宿項目經理在內,三名員工已被裁撤。這個工作現在由大家分擔。」
超過一半的受訪者(56%)表示,該行業需要政府的更多財政支持,而25%的受訪者希望明確知道邊境何時開放。一位受訪者說:「如果我們在2022年沒有新學生,我們係將只剩下10名學生。」還有人說:「許多學生將前往向國際學生開放邊境的第一個國家。我們花費數年時間建立的德國市場將徹底垮掉,而南美市場將完全消失。」
ISANA執行董事Chris Beard表示,調查凸顯了一線人員的壓力,而他們是邊界開放後國際教育業能夠反彈的關鍵因素。他說:「目前他們還有工作,但他們承受著壓力,這樣下去會影響聲譽。」「我們需要保留實力,以提供真正好的學生體驗,因為這些學生是旅居者,他們是臨時簽證持有人,他們回國後會向其家人和周圍的熟人轉述他們的經歷。」
Beard表示,大家希望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這樣教育機構就不必進行太多裁員,他們也渴望看到政府出台恢復國際教育產業的計劃。
基督城Middleton Grange中學的國際學院院長Colleen Steyn說,過去的一年很艱難。「我們都有些力不從心。自2019年以來就沒有休息太多,因為滯留的學生無法回家,所以我認為大多數同行都感到有些疲憊。」她說,包括她在內的大多數學校都削減了人員配備和工作時間,沒有人知道何時允許學生再次入境。她說:「最大的擔憂是任何事情都沒有操作指導或時間表,因此我們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努力維持,但是手頭的資源卻不多。」
奧塔哥大學的國際主任、同時兼任紐西蘭大學聯合會國際經理和董事論壇主席的Jason Cushen說,這項調查突顯了教育界面臨的挑戰。他說,大家期待政府提出積極創新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