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神尼圓寂前 發生一奇事令人下跪禮拜

0
18
婦洞見了生命本來面目,自然能講述自身所在的生命境界所知道的真相。(圖片來源:手繪插畫志清/看中國)
(作者:杜若) 清朝時期,有一位平時在富貴人家擔任幫傭的貧婦,因為雙眼失明而被趕出門。幾經波折,在獲得鄉里百姓為她安排住處後,老婦便開始專心誦佛,終得復明之時,她當下如頓悟般,心中了然。後來老婦開始談論福禍因果均一一應驗,獲尊為神尼。不識字的老婦坐化前,還寫下了十八首偈語,驚動時人,傳為奇談。
話說清朝有一位婦人粱氏,由於丈夫早年去世,她遂獨自撫養兒子,但因為家庭實在是太過貧困了,無以為繼,無奈之下,她只好把兒子送到廟裡出家為僧,她自己則繼續在世家大族為傭。
當地有個風俗,凡是附近廟宇有僧尼居住,人們白天要施捨齋飯,每月要供奉糧米。梁氏幫傭的那家富貴大戶,主人當然遵此風俗,並要求老婦得向僧尼布施。老婦每次布施時,總是將米飯裝得滿滿的,僧尼都很敬重這位老婦。
粱氏在六十多歲時失明了,主人支付她一筆錢,就將她遣走了。瞎眼老婦遭遇了丈夫早逝,一輩子為富家做幫傭,唯一的兒子也已出家為僧,無依無靠的她,處境異常艱難。
觀音堂有一位長期受到梁氏代主布施的老尼,在得知梁氏被雇主遣走之後,心中總掛念老婦的老尼非常可憐她的處境,便收留了老婦,還為她剃髮。至此往後二人相依為命。
不久,老尼去世了,她的徒兒主持廟事,非常嫌棄瞎眼梁氏每日只會坐等吃食,於是便狠心地把她趕出了觀音堂。梁氏無所依附,在路上悲傷地哭泣。鄉里父老見狀,都很憐憫她。
當時有一座大五聖堂,被一群平日裡盡幹些偷雞摸狗的勾當的乞丐給霸占,這些作惡的乞丐總攪擾居民,弄得百姓家鷄犬不寧。鄉里父老就和紳士商量,決定讓失明的梁氏住在那裡,並藉機趕走了那一群乞丐。
得到百姓的施捨,梁氏得以安然居住。此後,梁氏就在這方寸之地,一心誦佛,足不出戶長達十年。
一日,梁氏的眼睛忽然恢復視力,並了悟佛理。她開始遊訪昔日的主人家,為他們講述吉凶因果。主人家看見她失明的雙眼竟能不藥而癒,都感到很驚奇。鄰里鄉親得知此事,不分遠近聞訊而來,都想當面見見梁氏。
梁氏為人說起禍福之事,沒有不一一應驗的。從此以後,五聖堂香火大盛,從朝廷命婦到普通小戶人家都尊稱梁氏為「神師」,人們紛紛前來布施,數量無法估算。眾人又在梁氏廟宇的所在地創建了宏偉壯麗、光彩耀眼的大士閣。士大夫也相繼前來焚香禮佛,瞻仰問道。不過,梁氏都只告訴他們要誦佛。梁氏早先送至佛門出家為僧的孩子,如今也歸依母親,每天料理炊飲之事,懇切地侍奉梁氏。
又過了十多年,梁氏高齡八十多歲,一天,她忽然對其子說:「我將圓寂,在這裡二十年,攪擾了眾多居士,須要鳴謝他們。等到某月某日,你把他們都召集在閣前,我和他們拜別。」
其子領命後,就開始四處張貼通告。到了梁氏所說的那一天,不計其數的百姓聚集在閣前,都想看看神尼如何坐化飛升。
梁氏換上了新衣冠,參拜天地四方神佛,舉手拜謝,似乎說了什麼話,但由於當時人聲吵雜,誰也聽不清楚梁氏到底說了什麼。梁氏走到閣前,端坐在蒲團上,命其子呈上筆硯。可是,梁氏根本不識字啊!大夥瞪大眼睛看著,只見到梁氏在大幅硬黃紙上奮筆疾書,寫下了十八首偈語,接著又命人黏貼在牆上,以示大眾。
偈語字畫分明,多是押韻的文言,頗有古韻。眾人皆知梁氏向來不識字,她在圓寂前竟能揮毫寫下十八首偈語,驚訝萬分的人們相繼當場叩首禮拜。
梁氏執香朗誦佛號千聲後,香火剛剛觸及到手,瞬間燃起熊熊大火,梁氏頃刻坐化,四周頓時瀰漫著奇異香氣。眾人紛紛落淚向這位神尼禮拜,事後幫助其子聚骨建塔,士大夫為其作銘文,以記述她的生平事蹟,傳頌後世。
或許有人覺得,老尼不曾讀書卻識字已不可置信,還能作韻語,太荒誕了吧。
清朝廣東商人吳熾昌(1828年—1897年),當時也是洋務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他評價此事時引用了老子的一句話「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這位老尼二十年來心靜無染,自然心靈明敏智慧開,視覺復明,老尼洞見了生命本來。寫出了十八首偈語,這只不過是她講述了自身所在的生命境界所知道的真相罷了。
責任編輯:雲淡風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