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學研究 女子直覺尋失物一夢救下10人命

0
11
女子直覺尋失物一夢救下10人命(圖片來源:pixabay)
環境刑法領域權威專家、美國律師葛瑞絲.拉克(Grace Lark化名)有一種怪異的能力,能憑直覺找到丟失的物品,並將其物歸原主;還能在夢裡追尋到失蹤的人,曾因一個夢救下10條人命。
『巧合』並不存在
「在主流的西方文化中,物體和自然是無生命的」,葛瑞絲說,「而我的原住民朋友看世界的視角截然不同。在那樣一個世界裡,自然界相互溝通,死者能干預事情,物體有力量,所謂『巧合』並不存在,這很驚人。」她說,從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文化的角度看,這些能力其實並不那麼「怪異」。
有天葛瑞絲去了一個古董商城,因為她對考古和美洲土著工藝品很感興趣,喜歡「淘寶」。在位於地下的一家店裡,黑暗一隅的水泥地上有只小木箱,箱子裡放著一張印第安男子的照片,他的臉上塗著象徵戰爭的油彩,頭上掛著串珠獎章。看著這張照片,她感到心跳加速。她想起自己認識的一位孔武有力的土著男子,就想是否應該把照片帶給他,之後她的「直覺」感覺到答案是「不」;然後,另一位朋友浮現在腦海中。
她給這位朋友看照片,照片中的人正是這位朋友友人的孿生兄弟,二戰期間死在了德國。這張照片早先在死者妹妹那裡,但被拿走了:她前夫偷走了許多財物,告訴她說他都給毀掉了。她以為自己永遠見不到這張照片了。照片因一個「巧合」失而復得,妹妹感覺就像是哥哥回來了。「我覺得在此之前她不知道怎麼排解喪親之痛」,葛瑞絲說,這張照片幫她療癒了心靈。
葛瑞絲發現並歸還的許多東西都修復了世間不公、療癒了當事人的心靈創傷。就憑藉她特殊的「直覺」和舊物店淘寶的習慣。
一次她從愛荷華州的家去聖達菲(新墨西哥州)旅行,遇上意外不得不多待一天。在空餘時間裏,她決定去逛一家舊貨店。在那裡,他發現一隻古老的美洲土著盾牌。她又感到這件東西與她認識的一家人有關聯。她給那家人的一些成員寫信問,「誰丟了這盾牌?」
原來,這隻祖輩留下的盾牌,被幾兄弟中的一人繼承,但六年前他來聖達菲修卡車的時候被偷走了。葛瑞絲還找到過另一件失竊的傳家寶。偷走的人向主人謊稱,主人5歲的兒子把東西摔壞(然後扔掉)了。當東西失而復得,父子關係的裂痕彌合了。
還有一回,父母留給孩子的一件遺物不見了。「為孩子找回那件東西,對他就意味著,神沒有忘記他們一家、他們蒙受慈愛。」葛瑞絲說,「這種彌合創傷的力量是驚人的。」迄今,她已經為四個印第安部落的人找到大約70件物品。
葛瑞絲說,失物吸引她、讓她想到失主的那種直覺很難描述,「有如我聽到或看到了什麼;有時物品會像磁石一般『呼喚』我。我經常可以發現背後的故事……不知怎的,它可以展示主人的心靈。」
她不止對於美洲原住民的老物件有超常感知力。有陣子她想給丈夫找一張利奧波德辦公桌(Leopold desk)。她丈夫認識已故生態學家奧爾多.利奧波德(Aldo Leopold),其父正是利奧波德辦公桌公司的創始人。她在網上發現一張,要價300多美元,還要加上幾百美元的運費。第二天,她去了一家舊貨店,發現有張桌子正打5折——只售20美元。以前她從未在舊貨店見過利奧波德辦公桌,那次巧合之後的15年裡,也只見過兩次。
在需要的時候,她有能力找到自己所需
「我這種人很少見,不過我不是唯一一個。」葛瑞絲說。從美洲原住民文化中,她聽說過「發現者」(finders)。近年一次原住民大會上,她也聽說,有人在夢中看到了丟失的樺樹皮卷,根據夢境提示的方位將它找了回來。葛瑞絲找到的物品不會入夢,但她確實能夢見失蹤的人,幫助人們找到他們的下落。
一夢救下十個孩子
一次她夢見了在墨西哥援助街頭流浪兒的幾位友人。當時有10個孩子不見了。夢中她被引入樓裡的一個房間,見到一位沒穿褲子的藝術家。她向友人描述了這位古怪的藝術家,友人由此去找那棟樓,並看到了葛瑞絲描述的那個房間。那10個從4歲到14歲不等的孩子真的進了那棟廢棄的樓,但那天,大樓坍塌了,人們發現這群孩子時,他們已在廢墟裡困了四天。
葛瑞絲有次碰到一位警察,他告訴她說,他們警方經常借夢境來追蹤破案。
孕育「發現者」的文化
葛瑞絲認為人有淘東西、攢東西的衝動,所以會有「購物癖」,而她利用這種嗜好來造福眾人。她的車庫裡裝滿為社區窮人準備的生活用品,都是大減價時淘回來的。她逛舊貨店尋找「有意義」的物品的喜好,幫助人們找到了很多丟失的東西。
她也想像能有一檔真人秀節目:人們要接受挑戰,用有限的錢為因火災失去家當的災民購置生活品。她認為這樣的文化可以培養出有益他人的「發現者」。葛瑞絲分享她的故事,希望能鼓勵那些具有類似能力、又不解其所以然的年輕人運用他們的能力。
她說,「這是很令人著迷的個人體驗」,很難與他人分享,因為當代文化中沒有合適的語言來描述它。這種現象也不像我們文化所喜歡的那樣「科學」,「我不認為我能在實驗室裡重演,這是比較虛的東西。」「它已成為我人生中一個祕密的部分,因為它太難以描述了。」她說。
弗吉尼亞大學客座教授、前密蘇里大學精神病學系主任伯納德.貝特曼(Bernard D.Beitman)醫學博士,在開展他巧合學研究中,記述了這個故事。
責任編輯:任鳳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