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擁共學者不知因果報應 柳傳志恐成第二個褚時健

0
2
【看中國2021年11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真瑜採訪報導)最近大陸有兩位知名人士遇到了麻煩,他們是知名財經作家宋清輝與聯想創始人柳傳志。宋清輝的兒子自殺身亡,他為子訴冤結果在微博上被禁言,柳傳志則是被外號司馬夾頭的司馬南窮追猛打,一度十分被動。
先說宋清輝,他是《貨幣戰爭》的作者,也是陰謀論的倡導者,總之他整天發表的都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言論,因五毛言論宋清輝也成了中共的吹鼓手,他的微博擁有1000萬粉絲,妥妥的頂級流量擔當。
宋清輝在微博中從來沒有傳達過任何負面信息,似乎人間的疾苦與他無關,他唯一發文將兒子死因歸咎於學校的負面新聞公之於眾後,其賬號立即被微博官方封禁。當然這種情節對他本人來說肯定是五味雜陳,不過即便面對家庭的重大變故,宋清輝依舊不忘支持中共的雙減政策。
對此,知名人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人權中心研究員陳光誠表示,大陸所謂的專家學者舔共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只是沒想到變故會這麼快輪到自己頭上。很多擁共者都存在一種僥倖心理,社會各種各樣的不公,砸到自己身上的機率非常小,他們不是不知道中共的邪惡,說白了他們把所謂的愛國或是擁共當成一種生意在經營,其中的典型就是司馬南。
司馬南曾經恬不知恥的說過,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顯然,他並不是不知道什麼好什麼壞,包括前些日子被臺灣轟走的專家李毅。宋清輝這種為中共站臺的學者,他們算是體制外學者,他的遭遇是一個特別好的警醒,就是說擁共是要付出代價的。
另外,不可否認的是體制外學者擁共是吃所謂的愛國飯,本質還是要賺取名利,在名利面前,所有的風險甚至是報應就被模糊處理了。這也是為什麼始終有人為世間的魔鬼政權說話,但是必須要知道擁共不代表不會被中共的鐵錘砸到,這些人必須要明白他們在中共眼裡永遠是外人。
說到柳傳志,司馬夾頭再次登場,他善於揣測中共政治方向。近期,司馬南連做六期節目將矛頭指向聯想創始人柳傳志,一頓攻勢下逼著年邁的柳傳志親自出面澄清。對柳傳志的攻擊一會是「四宗罪」,一會又成了「七宗罪」,貌似司馬南與柳傳志有什麼深仇大恨。
陳光誠認為,司馬南曾先後給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等當過吹鼓手。目前中共對企業家有卸磨殺驢的企圖,酷愛投機的司馬南嗅到了機會,先是攻擊潘石屹,後又劍指柳傳志,其人品和可信度早就消失殆盡了。對於企業家而言,他們應該清楚的明白,共產黨的本質是消滅私有制,這個大方向不能忘。不能認為私營企業對中共仍然有利用價值就放鬆警惕忽略其本質。
柳傳志是改革開放的弄潮兒,他所創立的聯想取得了巨大成就,即便企業有種種問題,都瑕不掩瑜,柳傳志也在中國企業家的領軍人物。目前輿論的矛頭不僅針對柳傳志一個人,甚至包括了他的家人,柳傳志的經歷與褚時健頗為相似,他們都是這個社會的能人,非常遺憾,照這樣的劇本往下演,不排除柳傳志步褚時健的後塵。
褚時健當年把國營玉溪小廠變成龍頭企業,納稅成為省裡第一,中共看到玉溪廠有了起色,給褚時健安了個貪污瀆職的罪名,即便廠裡數萬人上書求情也沒能將褚時健從牢獄之災中救出。褚時健期間的玉溪廠年納稅上百億,而作為廠長的褚時健當時月薪也就1000塊。
當然褚時健和柳傳志的情況不太相同,唯一可能有相同的結局。在共產黨的體制下,首先很難做出驚人的成績出來,其次即便作出了成績,生死也不過是轉瞬之間。
陳光誠表示,聯想作為一家背靠國資發展出來的企業也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商業的本質是遵守契約,國資孵化了聯想,聯想也沒有讓國有資本吃虧;至於說耽誤了中國的晶元產業進度,完全是搞混了時空,同時司馬南的大多數指控都站不住腳。
值得警惕的是司馬南打擊柳傳志以國有資產流失的罪名為由頭,從這點也能看出,他們不簡簡單單是針對柳傳志,柳傳志背後所代表的中國新生代企業家群體。
退休後的柳傳志長期被污名化,除了導致國有資產流失,他也成了華為失勢的背後黑手,他所倡導的貿工技耽誤了中國晶元製造進度,包括他的女兒也成了將滴滴所採集的路況情報送給美國的漢奸。
最後,在柳傳志的回應裡,他點明這不是一場吃瓜群眾不明就里隨風起鬨的問題,這是真正有策劃有佈置,動機極為惡劣的陰謀。如果這場陰謀得逞會使中國企業界的正氣蕩然無存。
看看,中共的鐵拳即將砸向昔日領軍人物頭頂時,他們抵禦風暴的能力也不會比普通人強多少,這種悲愴的回應更是這個時代的污點。
来源: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