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拥共学者不知因果报应 柳传志恐成第二个褚时健

0
22
【看中国2021年11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真瑜采访报导)最近大陆有两位知名人士遇到了麻烦,他们是知名财经作家宋清辉与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宋清辉的儿子自杀身亡,他为子诉冤结果在微博上被禁言,柳传志则是被外号司马夹头的司马南穷追猛打,一度十分被动。
先说宋清辉,他是《货币战争》的作者,也是阴谋论的倡导者,总之他整天发表的都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言论,因五毛言论宋清辉也成了中共的吹鼓手,他的微博拥有1000万粉丝,妥妥的顶级流量担当。
宋清辉在微博中从来没有传达过任何负面信息,似乎人间的疾苦与他无关,他唯一发文将儿子死因归咎于学校的负面新闻公之于众后,其账号立即被微博官方封禁。当然这种情节对他本人来说肯定是五味杂陈,不过即便面对家庭的重大变故,宋清辉依旧不忘支持中共的双减政策。
对此,知名人权律师、美国天主教大学人权中心研究员陈光诚表示,大陆所谓的专家学者舔共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只是没想到变故会这么快轮到自己头上。很多拥共者都存在一种侥幸心理,社会各种各样的不公,砸到自己身上的机率非常小,他们不是不知道中共的邪恶,说白了他们把所谓的爱国或是拥共当成一种生意在经营,其中的典型就是司马南。
司马南曾经恬不知耻的说过,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显然,他并不是不知道什么好什么坏,包括前些日子被台湾轰走的专家李毅。宋清辉这种为中共站台的学者,他们算是体制外学者,他的遭遇是一个特别好的警醒,就是说拥共是要付出代价的。
另外,不可否认的是体制外学者拥共是吃所谓的爱国饭,本质还是要赚取名利,在名利面前,所有的风险甚至是报应就被模糊处理了。这也是为什么始终有人为世间的魔鬼政权说话,但是必须要知道拥共不代表不会被中共的铁锤砸到,这些人必须要明白他们在中共眼里永远是外人。
说到柳传志,司马夹头再次登场,他善于揣测中共政治方向。近期,司马南连做六期节目将矛头指向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一顿攻势下逼着年迈的柳传志亲自出面澄清。对柳传志的攻击一会是「四宗罪」,一会又成了「七宗罪」,貌似司马南与柳传志有什么深仇大恨。
陈光诚认为,司马南曾先后给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等当过吹鼓手。目前中共对企业家有卸磨杀驴的企图,酷爱投机的司马南嗅到了机会,先是攻击潘石屹,后又剑指柳传志,其人品和可信度早就消失殆尽了。对于企业家而言,他们应该清楚的明白,共产党的本质是消灭私有制,这个大方向不能忘。不能认为私营企业对中共仍然有利用价值就放松警惕忽略其本质。
柳传志是改革开放的弄潮儿,他所创立的联想取得了巨大成就,即便企业有种种问题,都瑕不掩瑜,柳传志也在中国企业家的领军人物。目前舆论的矛头不仅针对柳传志一个人,甚至包括了他的家人,柳传志的经历与褚时健颇为相似,他们都是这个社会的能人,非常遗憾,照这样的剧本往下演,不排除柳传志步褚时健的后尘。
褚时健当年把国营玉溪小厂变成龙头企业,纳税成为省里第一,中共看到玉溪厂有了起色,给褚时健安了个贪污渎职的罪名,即便厂里数万人上书求情也没能将褚时健从牢狱之灾中救出。褚时健期间的玉溪厂年纳税上百亿,而作为厂长的褚时健当时月薪也就1000块。
当然褚时健和柳传志的情况不太相同,唯一可能有相同的结局。在共产党的体制下,首先很难做出惊人的成绩出来,其次即便作出了成绩,生死也不过是转瞬之间。
陈光诚表示,联想作为一家背靠国资发展出来的企业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商业的本质是遵守契约,国资孵化了联想,联想也没有让国有资本吃亏;至于说耽误了中国的晶元产业进度,完全是搞混了时空,同时司马南的大多数指控都站不住脚。
值得警惕的是司马南打击柳传志以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为由头,从这点也能看出,他们不简简单单是针对柳传志,柳传志背后所代表的中国新生代企业家群体。
退休后的柳传志长期被污名化,除了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他也成了华为失势的背后黑手,他所倡导的贸工技耽误了中国晶元制造进度,包括他的女儿也成了将滴滴所采集的路况情报送给美国的汉奸。
最后,在柳传志的回应里,他点明这不是一场吃瓜群众不明就里随风起哄的问题,这是真正有策划有布置,动机极为恶劣的阴谋。如果这场阴谋得逞会使中国企业界的正气荡然无存。
看看,中共的铁拳即将砸向昔日领军人物头顶时,他们抵御风暴的能力也不会比普通人强多少,这种悲怆的回应更是这个时代的污点。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