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教訓重演?越南一計畫恐削弱北京這霸主地位

0
38
圖為越南一城市夜景(圖源:pixabay)

(看中國記者王君綜合報導)先前據澳洲國防戰略智庫「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發布一份報告,從2020年迄今,中(共)國已經越來越頻繁使用「經濟與非經濟脅迫手段」來威脅外國政府。現今越南向美國靠攏,甚至已將中(共)國視為戰略威脅,導致中方對越南展開了報復行動,已禁止部分的農產品出口至中國,如今的龍蝦也突遭封殺,讓越南業者損失慘重。

9月10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前往越南展開為期2天的國是訪問,兩國將打造更具有韌性的半導體供應鏈,同時討論國際局勢和南海問題。目前越南政府機構已與美國企業簽署了三份備忘錄,以幫助越南提高IC設計與生產半導體,以及培訓晶片產業相關的人才。

近日,越南總理范明正也前往紐約會晤多名美商巨擘,其中包括了微軟的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蘋果的全球政策副總裁阿曼(Nick Ammann),以及SpaceX公司的副總裁休斯(Tim Hughes)。范明正希望比爾蓋茲能夠為越南提供技術與創新諮詢,而且力邀蘋果擴大在越南投資,來幫助越南企業提高製造能力和培訓越南勞工;甚至期盼可以引進星鏈(Starlink)衛星系統來為越南提供網路服務。

然而,越南向美國靠攏卻讓中國氣壞跳腳而進行報復,比如越南榴槤等農產品立即遭殃。越南農業與農村發展的黃忠(Hoang Trung,音譯)已經證實,在9月10日晚上,得到一些企業報告回報稱,有多批出口至中國的榴槤「遭發現有蚜蟲」,因此正在接受中方檢疫;同時收到了當局喊停榴槤、火龍果和香蕉出口至中國的通知,據市場人士披露,這次被波及地農產品總量多達數百個貨櫃。

頻繁拿商業貿易作為報復手段的北京當局,在封殺榴槤等農產品之後,也針對越南輸中水產祭出了禁令,據越南媒體於23日報導揭露,在過去3天,因為中國突然限制龍蝦進口,以致造成龍蝦卡於越中邊境,而導致約有6噸龍蝦死亡。經越南廣寧省芒街(Mong Cai)海關官員的證實,由於這些龍蝦沒有能及時運到中國冷藏,以致死亡。

報導中指出,其實在中國意外限制進口之前,大約每天有100輛載有新鮮與冷凍海鮮的卡車,透過了連接兩國的芒街海燕大橋來運輸。在今年初到9月15日期間,海燕大橋過境的貨物達到53.2萬噸,年增128%,其中大約10%為新鮮海鮮。如今賣家只能將死掉龍蝦用每公斤20萬到40萬越南盾(大約新台幣260至520元)的低價出售給越南國內買家,此價格僅出口價的3分之1。

另外,近年來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一直試圖來打破中國的稀土壟斷,以擺脫對中依賴。而越南擁有全球第2大稀土蘊藏量,其計劃明年重啟國內最大的稀土礦場,該項西方支持的計畫規模可以媲美全世界最大稀土礦場。此計畫是削弱中國於稀土市場霸主地位更為廣泛行動的一部分。這個月拜登訪問河內,升級了美越雙邊關係,且簽署協議,來提升越南吸引投資人開發稀土能力。

澳智庫:中共至少脅迫19國 施加各種形式經濟壓力

根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所發布的《反擊中(共)國之脅迫外交:優先考量經濟安全、主權與全球秩序》報告內容顯示,北京政府在2020年至2022年期間,已經針對19個國家及歐盟施加各種形式之經濟壓力。

中共已經越來越頻繁地使用一系列經濟與非經濟的威脅手段,藉此來懲罰、影響及威嚇外國政府,使其在外交關係上證明自己廣受各國的歡迎,並重塑對其有利之全球秩序。報告中發現,中方所使用威逼手段之頻率,已經遠高於10年前了,且在2020年達到高峰。此種手段常被用在處理人權、國安和外交等爭議問題上。

報告中指出,澳洲是最受威逼的國家之一,特別是澳洲當局呼籲應該進行COVID-19溯源獨立調查之後,北京就開始展開廣泛的脅迫行動。而立陶宛則為第二大受害國家,因為其在國內開設了「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同時韓國也難逃其害。

報告認為,中共政權會選擇哪一個國家來實行壓迫手段,其通常與國際和台灣打交道、質疑中國的武肺政策、反對北京當局壓迫新疆,以及跨越中共「紅線」等原因有關。報告還抨擊,中共使用了脅迫手段來破壞國際秩序,而且將對於政府、企業和民間社會團體起到了威懾作用,可能將致使國家決策者,未能保護關鍵利益及捍衛人權,或者與其他國家的立場保持一致。

報告也提出了24項政策建議,如果單靠各國獨自的力量,將難以抵禦中共的侵略,所以有必要與志同道合者之夥伴共同努力,同時民主國家也需成立一個「反脅迫國際工作小組」或者「共同經濟防禦協定」。一旦北京脅迫大舉入侵之時,成員國能夠以相互協助。另外,合作夥伴之間的團結,對於克服中共之脅迫至關重要。

北京對澳洲祭經濟壓迫反自傷

根據「News.com.au」報導指出,在2020年初,由於澳洲政府譴責了中(共)國阻撓COVID-19溯源調查,而引起中方的報復,因此對澳大利亞產品祭出多項禁令,其中包括煤炭、鐵礦石、牛肉、葡萄酒、大麥和龍蝦等,主要目的要讓澳大利亞經濟陷入困境。

不過,澳大利亞已在印度、日本、台灣及韓國等國家,找到了煤炭替代買家,而使煤炭出口迅速反彈,且因為價格飆升讓澳大利亞煤炭公司獲得豐厚之利潤,其出口收入在2021年到2022竟然增長了2倍之多。

可是中國方面卻因煤炭禁令,而遭受了經濟打擊。近幾年內,中國已經經歷了幾個月之輪流停電,一直至2022年年中。

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電力,是來自於燃煤電廠,可是該國於過去幾年中,都無法正式購買任何的澳大利亞煤炭。

有一些中國買家遭迫採取了其它的解決方法,也就是從第三國中間商手中,來用高價收購倒賣之澳大利亞煤炭。

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估計,中國因爲溢價收購第三方倒賣之澳煤,每一週要損失大約20億美元。

来源: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