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自己挖坑 被聖戰分子盯上

0
26
北約駐軍阿富汗期間,在德國陸軍昆都士區域訓練中心的訓練基地指揮官。(圖片來源:北約阿富汗訓練團/CC BY-SA 2.0)
(看中國記者戈御詩編譯/綜合報導)長期以來,中共被國際恐怖組織視為次要目標。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的專注於針對美國、西方國家或其本地的對手,很少瞄準中共。但在阿富汗的昆都士(Kunduz),這種說法被殘酷地終結了。10月初,一名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Islamic State-Khorasan)的炸彈手,在阿富汗昆都士市的一座清真寺作為人肉炸彈,導致近50人死亡。該聖戰組織聲稱對這次爆炸事件負責,但同時指出這次屠殺和中共有關,炸彈手是維吾爾人,襲擊的目的是為了懲罰與塔利班密切合作,而且正在迫害維族穆斯林的中共。
《外交政策》發表文章指出,長期以來,中國把自己塑造成「發展中國家」,隱藏在前殖民國家的背後與世界上的受壓迫者為敵。在911事件之前,基地組織的理論家們甚至把北京說成是可能的合作夥伴。在20世紀90年代末,中國似乎對偶爾利用中國領土進行過境和支持行動的基地組織人員表現出寬容。
到2004年,這種態勢發生了變化,中國情報部門願意與西方機構合作,移交途徑中國機場的可疑恐怖份子。隨著2010年代的到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公民開始在全球各地的恐怖事件中受到傷害,基地組織和後來的伊斯蘭國領導人發表了一些聲明,對北京迫害維族穆斯林進行威脅。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聲明是有限的,沒有導致任何針對中國的重大推動。
中共正在成為聖戰組織的目標
現在,不可否認的是,隨著中共在阿富汗越來越多的參與,中共正在成為聖戰組織的目標。認為塔利班在向北京低頭的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顯然正在為不滿塔利班政權的維族人,以及對中國迫害穆斯林感到震驚的阿富汗人,提供家園。
雖然,塔利班新政府已公開表示希望與中國政府合作,但是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或想要完全切斷與維族人的聯繫,是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塔利班曾表示,不會讓阿富汗被反共武裝分子利用,而且塔利班把境內的維族人轉移到遠離中國邊境的地方;然而北京並不完全相信塔利班。在多哈會議之後,中國外交部寫道,中國「希望並相信」塔利班「將與東伊運(ETIM)徹底決裂」,這表明塔利班還沒有滿足北京的願望。
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在昆都士襲擊事件中,把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和塔利班與中共的合作直接聯繫,稱「襲擊者是塔利班承諾驅逐的維族穆斯林,以回應中國的要求及中國對維族穆斯林的政策。」
這個信息有很多層面。首先是向塔利班發出信號,強調塔利班無能力保護在阿富汗的維族人。其次是向中國發出信息,攻擊中國政府在新疆的政策。第三,這是在向其他感到被塔利班拋棄並可能尋求加入其他團體的維族人發出信息。最後,這是向世界發出信息,表明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是有能力的組織,在戰場上繼承伊斯蘭國的傳統,為受壓迫的穆斯林說話。而這些信息將與世界各地的潛在支持者產生共鳴。
意識到危險 中共反應謹慎
新報導稱,加強其應對來自阿富汗的潛在威脅的能力,中國在塔吉克的軍事存在不斷增加。在巴基斯坦,越來越多的激進組織把中共的利益作為攻擊目標。中國駐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的大使館在2016年遭到襲擊,中國駐卡拉奇的領事館也在2018年遭到襲擊。當地的抗議運動、激進團體和政治家都把中國視為對手。然而直到現在,大多數襲擊都是由當地分離主義運動進行的。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的加入終於將中國牢牢地納入了聖戰分子的視線。
中國的軍隊可能規模龐大裝備精良,但在打擊軍事組織方面經驗不足,往往依靠其他國家代勞。然而來自可靠盟友巴基斯坦的經驗表明,盟友並不可靠。即便塔利班領導層可能會做出巨大的努力,也很難滿足中共的要求,因為其境內的激進組織活動很難被平息。
某種意義上,北京被困住了。隨著北京越來越被看作是塔利班在國際舞台上的巨大支持者,中共最有可能被視為填補美國在阿富汗留下的真空。雖然北京在極力避免這種情形,現實是中共已經被捲入其中。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在昆都士的襲擊只是突出了中共,在這條路上走了有多遠。
來源: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