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名校「洗腦」學生 父千字文譴責並憤怒退學

0
47
紐約曼哈頓的精英私立學校、布裡爾利學校(Brearly School)。(圖片來源:谷歌地圖)

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

一位父親受夠了紐約曼哈頓一所精英私立學校、布裡爾利學校(Brearly School)對種族主義問題的高壓關注,不會在秋季重新給女兒報名,他指責學校試圖用「覺醒」意識形態給孩子們「洗腦」,灌輸思想,而不是「教他們如何自己思考」。但學校抨擊這位家長的言論「令人反感」。

「總得有人去做」

據英國《每日郵報》4月18日報導,現年45歲的古特曼(Andrew Gutmann),曾在一封日期為4月13日的信中宣布,他已經選擇不再讓女兒重新註冊這所學費為每年5.4萬美元的女子學校。他現在進一步說出了他寫這封信的原因。記者韋斯(Bari Weiss)幾天前在自己的博客上,發布了古特曼的信。

古特曼經營著自己家族的化工生意,他17日告訴《紐約郵報》,他寫的這封1700字的信,寄給了650個不同家庭,是因為「必須有人說出來」。他說,他並不後悔寄出這封信。

古特曼告訴該媒體:「她(古特曼的女兒)還沒有被學校洗腦,在家裡她有我(的照看)。我不確定其他孩子是否如此。總得有人去做。有人必須點燃火。每個人都很害怕取消文化。(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會摧毀這個城市,我們會摧毀這個國家。」

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Washington Free Beacon)報導,在黑人校友在Instagram賬號「Black at Brearley」上發帖指責學校的種族主義後,學校已經開始了所需的反種族主義承諾。

古特曼對《紐約郵報》說,他對學校發生的事情越來越擔心,越來越沮喪。去年,他拒絕簽署學校的反種族主義承諾書。古特曼說:「我以為他們當時會把我女兒踢出去,他們沒有,但明年他們要把該承諾寫入了每年的學校合同中。」

該承諾要求未來學生的父母解釋他們家庭的價值觀,如何與學校「致力於創建一個反種族主義和包容性的學校社區」相一致。入學申請書還指出,學校「要求所有成員,包括至少一名家長/監護人,參加必要的反種族主義培訓和持續反思」。

古特曼說,這一切對他來說是受夠了,他最終提筆寫了這封信。

學校「要麼撒謊,要麼做得糟糕」

據《紐約郵報》報導,這位憂心忡忡的父親聲稱,學校的「曾經嚴謹的課程」完全改變了,因為管理員在大流行期間,「當大家都心不在焉的時候」,「設法偷偷地」增加了對種族的強調。

他告訴該媒體:「我不知道是誰在真正操作,沒有人知道。」古特曼說,他對布裡爾利最反感的是,學校「已經開始灌輸思想,而不是教他們如何自己思考」。

布裡爾利的校長弗裡德(Jane Fried)16日給學校的家長發了一條消息,她在信中抨擊古特曼的信「極具攻擊性和危害性」。

弗裡德寫道:「今天(16日)下午,我和其他與高年級學生密切合作的人會見了一百多名學生,他們中的許多人告訴我們,他們對這封信以及這封信直接寄到我們家裡的事實感到害怕和恐懼。」

「我們的學生注意到,當這封否認存在系統性種族主義的信進入他們的家門時,持續的種族主義(系統性或其它)的證據每天都出現在我們的頭條新聞中。」

但古特曼稱,布裡爾利的學生不應該因為在家裡收到信而「害怕」。

古特曼17日說:「高年級的學生會害怕在家裡收到一封信?他們感到害怕和恐懼?學校表示,它的首要任務是教會女孩們智勇雙全、勇往直前。要麼他們(學校)在撒謊,要麼他們(學校)做得很糟糕。」

目前還不清楚古特曼是如何設法獲得他寄信的650個家庭的家庭地址的。

古特曼信中列舉了10條反對意見

古特曼在信中描繪了他所稱的布裡爾利的「批判種族理論」,他說這是在「主張黑人應該永遠被視為無助的受害者」。

他舉的例子之一是,學校對家長的「狡辯」和「一刀切的」的反種族主義培訓課程,以及鑒於「黑命貴」(BLM)運動,已經教了多年的材料,現在突然被認為是具有攻擊性的。他沒有說哪些書被撤下,但說這包括他女兒的四年級班級使用的教材。

古特曼發怒說,女孩們被教導要仇恨自己的國家,白人學生因膚色而被評判。他還否認美國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稱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就沒有了。

他說:「我反對布裡爾利學校支持的系統性種族主義的定義,即任何黑人代表性不足的教育、職業或社會結果,都是上述系統性種族主義或白人至上和壓迫的初步證據。諸如此類的輕率和無憑無據的信念,與布裡爾利學校聲稱代表的知識和科學真理截然相反。」

他還批評, 「布裡爾利學校空洞、不恰當、狂熱地使用‘公平’、‘多樣性’和‘包容性’等詞語。如果該校真的關心所謂的‘公平’,它就應該停止優先考慮錄取傳統生(校友子女)、其他學生的兄弟姐妹或富豪家庭的子女。」

古特曼接著說,學校正在向女孩們「灌輸」一種單一的思維方式,「最容易讓人聯想到中共的文化大革命」。

他寫道:「我反對布裡爾利學校為‘黑命貴’等團體和運動代言,‘黑命貴’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的、反家庭的、仇視異族的、反亞裔的和反猶太主義的組織,它既不代表這個國家大多數黑人社區,也不以任何方式、形態或形式代表他們的最佳利益。」

古特曼說:「我不能容忍一所學校不僅以我女兒的膚色來評判她,還鼓勵和指導女兒以他人的膚色來評判他人。」

他說,「通過膚色和種族的視角來看待教育的每一個要素、歷史和社會的每一個方面,我們正在褻瀆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的遺產,徹底違反了這些民權領袖為之信仰、奮鬥和犧牲的運動。」

他還寫道:「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親自與許多布裡爾利學校的家長,以及同等教育機構的孩子家長交談。非常清楚的是,大多數家長認為,布裡爾利學校的反種族主義政策是錯誤的、分裂的、適得其反的,而且是癌性的。」

他補充說:「許多人和我一樣認為,這些政策,將最終摧毀這所直到最近都一直優秀的教育機構。」

古特曼說,已經收到了來自全市的家長的支持郵件。他對《紐約郵報》說:「有一個完全的類似地下的運動。」

目前已有850多人在韋斯的博客上發表評論,其中一個人發帖說:「這是傑作,我想請這個人喝一杯。」

布裡爾利學校,是擁有761名學生的K-12學校,其著名校友包括卡羅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女演員蒂婭-裡歐妮(Tea Leoni)和吉爾-克雷伯格(Jill Clayburgh)、惠特尼博物館的創始人格特魯德-範德比爾特-惠特尼(Gertrude Vanderbilt Whitney)、伊麗莎白-默多克(Elisabeth Murdoch)、多蘿西-希夫(Dorothy Schiff)和愛麗絲-戈爾-金(Alice Gore King)。多蘿西-希夫生前是《紐約郵報》的老闆,而愛麗絲-戈爾-金曾是美國著名的企業家和教育家,曾經擔任過布裡爾利學校的副校長。

切爾西-克林頓(Chelsea Clinton)、劇作家兼喜劇演員蒂娜-菲(Tina Fey)、演員兼導演德魯-巴裡莫爾(Drew Barrymore)和演員兼劇作家史蒂夫-馬丁(Steve Martin)等人的女兒都在布裡爾利學校就讀。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