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新能源:正邦能獲救贖嗎?

0
7
去年巨虧188億的正邦科技擬400億進軍新能源領域(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7月4日訊】黎明前的黑夜靜悄悄……
林峰一直在2022年的春天前行,正邦科技的前路到底在何方?接過老父親的帥印,一把將老父親17年賺的錢給虧得一毛不剩,幾百億規模的企業,5億的商票都兌換不了。現在,林峰闖進新能源領域,能救贖黎明前的正邦科技嗎?
「富不過三代」在養豬領域已經不是魔咒。曾經的河南首富侯建芳,他的雛鷹農牧倒在豬週期的黎明,當其他養豬企業股價飆升的時候,侯建芳的養豬場裡嗷嗷聲不斷,豬沒吃的了。作為勞模的侯建芳,他的兒子侯閣亭卻對養豬沒啥興趣,喜歡玩兒豪車。侯建芳的200萬頭豬餓死了,雛鷹農牧破產了,侯閣亭遭遇了各種口誅筆伐。
林峰跟眾多的富二代一樣,肩負著家業興盛的重任。從可回溯的數據看,林峰的父親林印孫帶領著正邦科技從2004年到2020年,賺了99.7億。2020年1月,林印孫帶著林峰跟一幫高管在江西搞了「兩個一千億」的誓師大會,高喊著「熱血鏖戰的時代,勢如破竹是正邦」,8個月後,林峰正式出任上市公司正邦科技董事長。當年,正邦科技產值首次突破千億。
豪言壯語得到了實現,正當林峰躊躇滿志的時候,豬週期來了。2021年,正邦科技營收477億,淨利潤虧損188億,林印孫17年的努力,林峰一把虧光。到了2022年,林峰沒有找到拯救正邦科技的良方,一季度營收64.9億,下滑幅度同比超過48%,淨利潤虧損24.33億,更是同比下滑超過1249%。財務進一步惡化,5.42億商票逾期未兌付。
正邦科技的財務到底有多糟糕呢?2022年一季度末總負債406.9億,負債率高達97.03%,流動負債286.8億,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42.24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40.11億。留給林峰的時間不多了。唯一讓林峰能夠喘一口氣的是賬面上還有30.73億貨幣資金。不過,5.42億的商票都逾期兌付不了,其賬面貨幣資金可能就要打個問號了。
資金鏈是林峰的一道難題。正邦科技一季度總授信254億,其中未使用的授信71億。意味著已經從銀行借了183億。在動用了大量銀行借款的情況下,正邦科技賬面上的30.73億不能用於商票兌付,難道是特殊指定用途的專項資金?當然,71億的授信資金還能覆蓋一年期的非流動負債,不過對於286億的流動負債,實屬杯水車薪。
正邦科技的股價從歷史高位25.98元一路下跌,到目前的7元左右,市值蒸發超過600億。林峰想通過資本市場再融資,恐怕在基本面沒有得到改觀之前,很難得到投資人的青睞,畢竟雛鷹農牧曾經出現過餓死豬的情況。而正邦集團及一致行動人在4月就因為質押擔保低於平倉線,被債權人給平倉了2918萬股。可見,林峰父子想通過質押融資都變得異常困難。
林峰能拯救正邦科技嗎?林峰2008年從英國留學歸來,在糧油部門以及商超項目上接連失利,被其父發配到鳳凰豬場去養豬,在三十而立的那一年,坐上了正邦科技總經理的位置。林印孫讓正邦科技創始團隊成員的程凡貴出任董事長,輔佐太子林峰,在2020年交出千億產值成交單後,程凡貴才功成身退,林峰才得以完全接班。
現在,老父親跟輔政的叔伯們都隱退林泉了,林峰開始左衝右突。除了股權被強行平倉,商票逾期。現在新能源作為最熱門的一個賽道,林峰真的能帶著正邦科技走出泥潭嗎?2022年6月17日,正邦科技跟浙江國電簽署了一紙合作協議,要用3年時間裏搞一個1000萬千瓦的風光能源項目,總投資400億左右。

400億在風光能源領域不是個大數目,可對於5億商票都難以兌付的正邦科技來說,那就是大錢了。交易所都不太相信林峰的救贖,火線問詢:為啥要搞這個項目?誰出錢?公司現在流動性啥情況啊?現在的資金狀況能支持這麼大的項目?翻譯一下,交易所其實就一個核心問題:啥家庭啊,跨界搞這麼大一個項目?

曾經,跨界是A股玩家們最喜歡的花招,啥概念火,老闆們就通過簽合約,註冊皮包公司搞,先把股票炒上天再說。至於項目成不成,管他身後洪水滔天,反正套牢的都是那些熱血沸騰的韭菜。交易所的火線問詢,其實是擔心正邦科技蹭熱點炒股票。老闆們為啥喜歡蹭熱點,除了可以拉升股票避免強平,還可以在高位再融資,實在不行就高位套現。
林峰在接班前的跨界是失敗的,這一次能通過整合正邦科技的土地以及廠房資源,跟國家電投進行深度合作,為正邦科技找到第二增長曲線嗎?
其實,林峰的絕招一點都不新鮮,天邦股份跟江蘇國能合作光伏新能源項目,一陣熱血後,現在的二級市場依然不溫不火。
責任編輯:宇真